首页 > 剑宗小师姐她被迫成为万人迷 > 第九十章歼灭狼群的女人

我的书架

第九十章歼灭狼群的女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来了六头狼。
  剑的数量是卿云跟着狼的数量匹配的,一头狼一把剑,剩下一把剑要握在手里,随时能补上一剑。
  “你们进去小屋里,多注意,别分散了。”
  交代了一句,她带着一圈的剑往前面走了些,然后举起了剑。
  大概是妖兽也能察觉出两脚道修的挑衅之意的,越围越近的狼群里,她侧方的一头狼当即就急不可耐地冲向了她。
  与人搏斗的话,在夜色中狼群是占优势的,可是修仙者耳清目明五感皆灵,她甚至能闭眼只听声音,就可以一剑捅在那扑过来的狼身上。
  就是那血腥臭了点。
  腥臭滚烫的血喷涌而出,她眼睛都没眨一下,平静挥手,面前形成了一层看不见的透明保护罩,挡住了那血溅在身上的可能。
  一只手持剑捅在第一头狼身上,另一只手又在身前格挡,她断没有第三只手帮忙的可能,刚刚还按下不动的其他狼看准这个时候,瞬间扑了上来。
  她松开那把剑,随手抓了另一把,快速矮身后仰,从前方一头狼飞跃起来的高度下滑行出去,堪堪避开狼群的猛扑,剑身插在沙地里,发出沙沙的刮蹭声,然后她借力重新站了起来,再挥剑!
  身边竖立着的其他剑应势而出,每一把剑作用都不同,但速度都是一样的迅疾,转眼间就破空而出刺进了其他狼身上。
  随着一声声狼嚎,那些狼“嘭”的一下全落在沙地里,开始挣扎着。从伤口处传来的火辣辣的灼热感,让它们有些痛苦,翻来滚去地在沙砾里磨蹭着,似乎想要减少这种怪异的烧灼感。
  而借着这种不可忽视的灼人感受,真正起作用的毒顺着伤口血液已经蔓延开来。
  这些狼修为并不高,毒丹里的毒和烈阳草已经够它们挣扎一会儿,现在唯一要操心的就是,万一那些毒还不够致命,它们就还有活动力气。
  卿云抬头看了眼天际,心里估算着离天亮还有多少时间,同时抬手召剑,手腕一转,刺进狼身体里的每一把剑都开始旋转。
  搅动血肉,制造出更大的伤口,她甚至都能听到剑刃刮在狼骨头上的声音。
  狼群哀嚎着,可她表情仍旧是清冷平静的,好像做出这种略显残忍的事的人不是她。
  每头狼都被剜出一个血洞后,剑又拔了出去,然后再寻了更脆弱的地方,重新狠狠地扎进去!
  这次狼群连保持站立都做不到了,头骨被钉在沙地里,又因为沙地松动,它们挣扎时,那剑尖就从沙里抽了出来,月色下,她能看到每一头狼的狼头被剑洞穿的样子。
  狼的獠牙露在外面,流着涎水的狼嘴再也闭不上了,随着逐渐微弱的粗喘声,抽搐着的狼身没了动静。
  这一小片沙地里都是腥臭的血,狼群倒在地上,而站立着纤细黑影利落地挽剑收手。
  她拿出了一块布,挽剑之后剑身顺势被布包裹着擦拭而过,剑刃上的血迹消失不见,然后“噌”的一声流畅地收入剑鞘。
  连贯又顺畅的一套动作,透露着一种美感。
  她表情未变,头也不转地叫了声周郁林。
  “周师弟。”
  周郁林就像专门等着听她的声音似的,她话音落地他就走了出来,快步走到她身边。
  “师姐没有受伤吧?”
  “不曾。”
  他安了心,点燃灵火观察死去的狼群。
  安阳和苏半夏也跟着跑了过来,看见满地的血腥,还有那被剑串起来准备做烧烤似的狼头,以及狼身上其他部位的血洞,还有点心理不适。
  周郁林道:“狼嚎声可以驱散其他妖兽,也有可能会引来其他妖兽,师姐这次动作很快,没有给它们多嚎叫的时间。只是我们需要换个地方,狼群的血肉会引来秃鹫或者其他分食狼肉的东西。”
  “别急别急。”安阳蹲下去拔出一头狼身上的剑,把它给大卸八块。
  “狼腿肉还是可以吃吃的,让我分个两条腿再走。”
  “……”
  卿云没管,她提出了和周郁林不同的想法。
  “安阳把狼都收走,苏师妹,把这些沾染了血迹的沙砾都清除了。周师弟,如果有什么可以除去味道的丹药,麻烦你拿出来用一用。”
  她不准备“搬家”,黑夜中在沙漠里行走本就不安全,万一有流沙洞,那他们四个立马就能陷进去,没有半天出不来,这不划算。
  周郁林是个没原则的人,前面才说了最好换地方,等她安排好任务,他又是第一个应声答应的。
  大家都忙活起来。安阳忙着割狼腿肉,他对狼身上其他部位的肉不感兴趣,准备用灵火给烧了。苏半夏忙着除沙,找了安阳赊了一颗丹药,把那一小片染血的沙都凝在了一团,然后哼哧哼哧地转移到其他地方。
  周郁林的丹药就多了,还用了大量的驱除妖兽的粉末洒在那儿,那味道刺鼻到安阳不停打喷嚏。
  收拾好一切好,他们又回了小屋里,等待天明。
  卿云坐在门口擦拭着每一把剑,神情专注。
  苏半夏不时地瞄一眼她,眼神火热:“小师姐你这个神通真的,跟化了好几个分身一样,每个分身都能当一个单独的战斗力。你刚才解决这群狼,一刻钟都没用到。”
  “要不怎么能有九道雷劫呢?”安阳片了狼腿肉,贴在自己的剑刃上,放在灵火上烤。
  没一会儿,那肉就滋滋滋蜷缩起来,冒出油光和香味儿。
  卿云继续擦着剑,但目光落在了那把剑身上的几片狼腿肉上,说:“狼中了你的毒丹,这肉里应当有毒。”
  安阳不在乎地摆摆手,掏出一个瓶子,往那肉上撒了些粉末。
  “我能不知道?毒会先顺着经脉流动,肉里不会有太多,而且加上了我的独家秘方,就更没有危险了。我好久没吃到烤的妖兽肉了,好香。”
  她抬眸看着他馋嘴的样子,重新低头继续擦剑。
  用剑烤肉,他也是想得出来。想来他一个丹修能随身带剑,不会就是考虑到这个用途吧?
  好在不是什么好剑。
  豆大的灵火有着强大的灼热感,让剑身上的肉片很快就烤好了,香味弥漫,让越坐越近的苏半夏忍不住咽口水。
  周郁林连头都没抬,就待在卿云不远处,安静地陪着她。
  小屋里有种怪异的氛围,似乎是温馨,但卿云在这之前没感受过,只能囫囵猜个大概。
  不过她有些喜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