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二十六章 龙神殿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龙神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狼刑冷哼一声,没有丝毫退让,骨笛指向黑衣人,扬声道:“放马过来吧,我倒想看看,你能有多大的本事。”人族士兵闻言,也全都把各自的兵器拿了出来,护住马车,脸上没有丝毫惧色。

  那黑衣人闻言叹息一声,无奈道:“既然你们执意寻死,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都是各为其主而已,到了下面,可不要告我们的状。”

  她话说完,又往前跨了一大步,人族众人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瞬间涌了上来,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马车的帘子突然被掀开,一个娇小的身影突然冲了出来,但在这股无形的压力之下,根本站立不稳,眼看着就要坠下马车。

  黑衣人一见到那个身影,立马停了下来,将内力散去,众人这才恢复如常,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狼刑感觉到身后有异,立马纵身后跃,一把将那娇小的身躯扶稳,看清楚那身影之后,才恭敬道:“阿月公主,外面危险,你先到里面去,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和小少爷有事的。”

  阿月冲着狼刑暖暖一笑,并没有回到马车里面,而是站直了身子,望着那几个黑衣人,清澈明亮的眼眸中满是坚毅与决绝,没有一点害怕。

  最前方的那个黑衣人见到阿月之后,不知为何,竟从心中生出一种敬畏感,她微微躬身,抱拳道:“阿月公主,在下奉命接公主殿下和小少爷到敝府做客,还请阿月公主和小少爷移驾。”

  阿月看了看说话的那个黑衣人,心底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她轻轻咳嗽了两声,然后小手突然指着那黑衣人,一本正经道:“你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那肯定也知道我云端叔叔了,你如果敢劫持我们,我云端叔叔不会放过你们的。”

  黑衣人先是一愣,随即轻笑一声,道:“云端圣君的威名,在下自然是听说过,但在下此番是奉命接二位,云端圣君怪罪下来,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在下以性命保证,公主殿下和小少爷只要跟我们走,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事。”

  阿月闻言,俏脸一寒,冷冷道:“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主意,你们不就是想用我和云帆弟弟来要挟云端叔叔吗?告诉你们,我云端叔叔早就料到会有人对我们图谋不轨,一早就安排了高手暗中保护我们,你们要是识相的话,赶快离开,我云端叔叔一向宅心仁厚,不会对你们赶尽杀绝的。”

  几个黑衣人闻言顿时一阵大笑,那名女子则强忍住笑意,笑嘻嘻问道:“哦?看来云端圣君考虑的十分周到嘛,敢问公主殿下,这执行护送任务的高手,是哪一位?不妨说出来听听,兴许在下还认识呢。”

  阿月听到这话,一时呆了呆,然后在脑海里思索自己知道的那些灵族高手,但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哪一个合适。

  就在这个时候,云帆那怯生生的声音从身后传了出来。“阿月姐姐,这里是玄机观的地方,青竹道长和爹爹关系要好,用青竹道长吓吓他们。”

  云帆应该是怕那伙黑衣人听到,是以说话的声音细如蚊蝇,但只见那黑衣人耳朵微微一动,然后又笑了一声,道:“小少爷好计谋啊,想用玄机观首徒来吓唬我们,只可惜,我们胆子大得很,光凭青竹道长,还吓不倒我们。”

  阿月听到这话,知道自己的小把戏已经被黑衣人看穿,一时间又气又急,忍不住连着跺了跺脚,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黑衣人。

  黑衣人见状也不再客气,正要向前走去,却突然听到前方不远处,一个极为清脆冰冷的声音传来。

  “光天化日之下,胆敢劫持人族公主和圣君义子,你们胆子确实是大得很,难怪连我玄机观首徒也镇不住你们。”

  这个声音一响起,在场所有人无不吃惊,众人听那声音明显是来自于阿月身边,但在阿月身边除了人族众人外,却看不到半个人影。

  黑衣人听到“玄机观”三个字,心中暗道不妙,她明白,对方能够一直隐藏在人族的队伍里而不被自己发现,实力明显要远远高出自己,一念及此,她忙收敛心神,说话的口气也谦恭了起来。

  “不知是玄机观的哪位前辈驾临,在下并非有意诋毁玄机观,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前辈莫要怪罪。”

  黑衣人话音刚落,就见到在阿月身旁一丈距离不到之处,一阵雾气突然出现,在那雾气消散之后,一个身着青色道袍,挽着道髻,一手提着拂尘,一手结着法印的道姑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道姑的身材细长高挑,面容也十分俊美,给人一种超凡脱俗、出尘绝艳的感觉,年纪约莫在二十出头的样子,但脸上却无半点稚嫩之气。

  “云隐!”黑衣人看清那道姑的模样后,惊呼出声。

  那道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然后冲着那黑衣人淡淡道:“你既然识得我玄机观云隐秘术,想必也知道我是谁了吧。”

  黑衣人心中叫苦不迭,只好躬身抱拳道:“见过晓玉道长。”

  晓玉微微点了点头,道:“适才阿月公主和小少爷所言不假,云端圣君托我师侄护送他们回人族,我青竹师侄有要事脱不开身,便由贫道代劳了。”

  黑衣人闻言一惊,心中半信半疑,犹豫了一阵之后,突然一咬牙,道:“晓玉道长,说起来我们还算是一家人,还望晓玉道长能够不要插手此事,否则,不但我们教不了差,晓玉道长也会受到连累的。”

  晓玉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叹了口气,道:“正是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我才插手此事救你们性命,如果我不出面,你刚才再往前踏出一步,定会身首异处,你们想要回去交差,那也得有命回去才对。”

  黑衣人心中迷惑,正要发问,却见到晓玉一改先前的倨傲,朝着远方大声道:“前辈,剩下的路,便由晓玉护送了,还望前辈看在我舅舅的面子上,饶过他们这一次。”

  晓玉的声音夹带了内力,传出去很远很远。

  很快,一个雄浑有力、苍老却又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若有下次,定斩不饶!”

  听到这个声音,几个黑衣人冷汗不停地流下,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原来除了晓玉,竟然还有一个绝顶高手在暗中保护人族众人,如果晓玉没有出面阻止的话,自己一行人恐怕早就没了命了,想到这里,他们只觉得后怕不已。

  那苍老的声音消失后不久,晓玉这才对着几个黑衣人道:“回去之后,告诉你们主子,这事情瞒不过云端圣君,让他亲自到云端圣君面前请罪,倘若云端圣君将此事告到灵帝那里,别说是你们,就连我舅舅都会受到牵连。”

  黑衣众人这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先前的嚣张气焰,不停地点着头,等晓玉吩咐完之后,才逃命般地离开了这个差点丢掉性命的地方。

  待黑衣众人离开之后,晓玉这才转过身,见到阿月之后,她脸上的神色稍微柔和了些,抱着拂尘微微躬身道:“贫道晓玉,见过公主殿下。”

  阿月心中感谢晓玉出面解围,便笑着对晓玉道:“道长客气了,若不是道长出面,我们今天只怕是躲不过这一劫了。”

  晓玉笑着摇了摇头,道:“即便贫道不出面,有那位前辈在,公主殿下也不会有事。”

  阿月心中不解,一脸疑惑地问道:“道长说的那位前辈是?”

  晓玉笑了笑,道:“贫道能隐隐感觉到他的那股真气,已经到了圣玄境上品了,在灵族除了几位圣君之外,能有这种本事的,估计只有古安民前辈了。”

  “剑神!”听到晓玉提到古安民的名字,狼刑忍不住惊呼出声。

  阿月倒是对这些江湖上的大人物了解不多,但在心里还是把这位“恩人”的名字记了下来,她开心一笑,道:“云端那家伙,总算还知道派人保护我们,我就说嘛,他怎么可能就放心我们这么几个人回来。”

  晓玉看了看远方,道:“再往前行半日,就是两仪城了,大伙可以在城内歇息一日再上路。”

  阿月很懂事地点了点头,道:“晓玉姐姐要不到马车里面坐一坐吧?反正接下来的日子我们都要一起。”

  晓玉听到阿月叫自己姐姐,脸上笑了笑,道:“好,贫道就不推辞了。”

  一进入马车,就看到云帆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一时间竟觉得有些好笑,便打趣道:“肖千羽那丫头倒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喜欢胡闹,居然把刘家小少爷送给云端当义子。”

  云帆听到晓玉的话之后,故作老成地起身对着晓玉鞠了一躬,奶声奶气道:“云帆见过晓玉道长。”

  晓玉自顾自地坐了下来,冲着云帆点了点头,柔声道:“我与你师父,还有甘青羽师伯从小便认识,你若是不介意,叫我一声姑姑也是可以的。”

  云帆看了阿月一眼,然后挨到雪阳身旁坐下,突然开口问道:“听晓玉姑姑刚才的话,方才劫持我们的那些黑衣人和晓玉姑姑认识?”

  晓玉闻言也不遮掩,点头道:“谈不上认识,今日劫持你们的是龙神殿的势力,他们虽然是我舅舅的人,但我相信,这次行动应该是龙神殿自作主张,我舅舅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做这种蠢事的。”

  她顿了顿又道:“龙神殿的人前两日就到了两仪城,这自然瞒不过玄机观的眼线,我师父得知你们回人族会经过两仪城,猜到了他们是想劫持你们,便吩咐我前来解围,一来我身上有长孙家的血,龙神殿的人也不敢对我太造次,二来我也确实有事要去人族一趟,正好和你们一起同行。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古安民前辈居然跟在身后做护卫。原本想着,古前辈出手的话,我就不用出手了。但奇怪的是,我感受到了古前辈的杀意,一向儒雅随和的古前辈居然动了杀心,我如果不出手的话,只怕他们几个全都要命丧古前辈的剑下了。”

  云帆听完,看了晓玉一眼,道:“我猜晓玉姑姑并不是要去人族,而是要去孤云城。”

  晓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心中却暗暗称奇,云帆年纪虽小,但心智却极为成熟,宛如一个“小大人”一般,假以时日,在云端的教导下,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云帆毕竟还是小孩儿,见晓玉不再说话,自己也就不再追问,转而看向雪阳,问道:“爹爹和娘亲什么时候回来?”

  雪阳心中一阵苦涩,这个问题她实在是答不上来,阿月见状,拍了拍云帆的小脑袋,安慰道:“放心吧,等我们回到人族了,他们就会回来的。”

  晓玉正在出神,听到这话之后,突然来了兴致,低声问道:“你不想你的亲生父母吗?”

  云帆闻言,眼里噙着泪,好一会儿才带着哭腔道:“爹爹从小就告诉我,我必须要离开刘家,才能保住刘家所有人的性命,从我出生开始,就注定是要被送给别人的,爹爹怕时间久了舍不得将我送人,平日里根本就不见我。”

  晓玉无奈叹息一声,闭目养神,自顾自地喃喃道:“都说天底下没有不疼爱子女的父母,可还是有那么铁石心肠的父母。”

  想到自己的遭遇,晓玉心中只觉得心头一阵难受,云帆至少还在亲生父亲身边待了几年,就算被送人,他也还有一个疼他爱他的义父。

  可自己从一出生就没见过那人,她小时候打心底里怨他恨他,可长大了之后,又总觉得恨不起来。

  原本以为这一辈子也不会再和那个抛弃妻女的负心汉有任何瓜葛,但二十多年了,自己终究还是忍不住去找他。

  晓玉不知道,自己和他之时会是怎样一种情景,她从来没想过,也从来没敢想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