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二十一章 炎火珠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炎火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灵帝沈长风闭关之后,灵族大小事务全部交由战龙圣君长孙寒定夺,罗家兄弟自然不会让长孙寒顺心如意,一边假意听从长孙寒的差遣,一边却在暗中动用自己的势力与长孙寒对抗,给长孙寒找了不少麻烦。

  长孙寒虽然知道罗家兄弟暗中与自己作对,但一来碍于罗家在灵族的庞大势力,一旦与罗家撕破脸皮,自己也讨不了好,长孙寒是一个聪明且谨慎的人,绝不会在这个紧要关头节外生枝,二来罗家也没有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因此,对于罗家的那些小动作,长孙寒便装作不知。

  凌楚怀有身孕的消息,在一个多月之后终于传回了人族,人族上下,举族欢庆,都在期待着这位千年难遇的龙君,再为人族增添新的希望。

  而云端自从跟着罗源前往囚龙谷之后,对灵族和灵帝都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罗刹无情、鬼族无义、人族无胆、灵族无惧,这些话流传甚广。

  有着天下第一大族之称的灵族,素来以勇猛、正义而闻名于世,灵族多次帮助人族脱离危难,再加上有炎照、姚飞羽和甘青羽等人的缘故,云端对灵族一向是敬重有加。

  灵帝沈长风作为灵族的族长,一直是天下侠士心中的神,可云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务必敬重和佩服的那个人,居然是个贪恋权力、心狠手辣的无耻之徒。

  云端也终于明白,争权夺利是人的本性使然,无论是在人族、鬼族还是灵族,这些都不可避免,他始终牢记着将临行前孟瑶的叮嘱始,绝不插手灵族的权力之争。但他也明白,自从踏进灵族土地的那一天起,自己就已经卷入了这场争斗,他只是这场棋局的一颗棋子,除非分出胜负,否则,绝不可能抽身。

  一连几日,云端总是魂不守舍、心神不宁。凌楚看在眼里,猜到了是和罗家有关,但还是没有追问,她知道,云端也一定不希望自己为他担忧。

  这一日,阿月和云帆在院中玩耍,云端则陪在凌楚身边,看着院中两个小孩子无忧无虑地嬉笑,云端只觉得无比羡慕。

  凌楚的心思何等细腻,立马就看透了云端的想法,她冲云端微微一笑,安慰道:“没关系,总有一天会过上这种日子的。”

  云端一听到凌楚的话,只觉得眼睛发酸,心中一种愧疚感油然而生,他当初答应过凌楚,不再理会这些俗世里的恩怨纠葛,可他最终没能信守承诺。

  凌楚看出云端有话要说,只温柔一笑,摇了摇头,让云端那些刚到嘴边的话,不得不咽了回去。

  她脸上并没有任何波澜,依然如平日里美丽动人,含情脉脉地盯着云端道:“我是你的妻子,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只要你想去做的,你都可以去做,不要担心我,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但你一定要答应我一点,无论如何不要抛下我一个人,哪怕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经历过这么多风风雨雨,云端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懵懂无知、畏首畏尾的少年,但在凌楚这里,他始终像个小孩子一样,无论自己想什么,都瞒不过凌楚。

  云端露出一个坚毅、和煦的笑容,没有再说话,两人就这么静静站着,胜过千言万语。

  这时候,狼刑迈着大步子走了过来,他先是冲两个小孩子粗犷一笑,然后对云端道:“主公,甘公子求见。”

  云端一听到甘青羽来了,心情顿时好了许多,便对凌楚说到:“我去接甘大哥。”

  凌楚笑着点点头,目送云端出去后,才走到两个小孩子前面,她半蹲下身子,伸出手摸了摸云帆的脸颊,爱怜地问道:“帆儿,阿月姐姐对你好不好?”

  云帆毕竟是小孩子,一点也不懂得含蓄,听到凌楚这么问,小脑袋忙点个不停。

  阿月则一脸绯红,虽然不知道凌楚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娇嗔道:“凌楚姐姐,我只当帆儿是小弟弟,你问这个做什么?”

  凌楚见阿月一脸娇羞的样子,心情大好,不禁感慨道:“时间过的真快,几年的时间,我们古灵精怪的阿月小姐,也有大人模样了呢。”

  她侧过头看了看身旁的狼刑,犹豫了片刻后,小声道:“狼大哥,有件事情要辛苦您和雪阳了。”

  狼刑听到凌楚的话,忙惶恐道:“夫人,我的这条命都是主公给的,夫人要是有什么吩咐,我一定照办。”

  凌楚点了点头,又看了看两个小孩子。

  “我希望狼大哥和雪阳,能够带着阿月和帆儿离开灵族,回到人族去。”

  凌楚话刚说完,云帆当即哭闹了起来,阿月也是一脸不解,问道:“为什么要单独送我们回去,凌楚姐姐还有云端叔叔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凌楚一边温柔地替云帆擦干眼泪,一边笑着解释道:“我和云端还有些事情没有办完,等事情办完了就回去找你们。”

  阿月立马回道:“那就等你们事情办完了,我们再一起回去,反正这一次你们别想把我甩掉。”

  云帆眼里噙着泪,盯着凌楚说不出话来,他虽然年幼,但在刘豹、肖千羽和云端的教导之下,已经明白了很多道理,就连看向凌楚的眼神,也是异常坚定。

  凌楚看着云帆和阿月,心中不忍,但还是笑着劝道:“阿月,帆儿,你们要听话,云端在灵族势单力薄,你们要是留在灵族,他就没办法放手去做那些大事,只有你们回到了人族,他才能安心做事。”

  阿月一脸委屈,想必是猜到了云端要做的事很危险,为了不让云帆害怕,也为了不给云端添麻烦,她只好答应下来,问道:“那你呢?你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吗?”

  凌楚见阿月突然间这么懂事,心中感动,道:“我是他的妻子,做妻子的,当然要陪在丈夫身边,再说了。”

  她说着,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笑盈盈道:“再说了,回人族的路途太远,我现在身子不好,没办法长途跋涉,等我身子养好了,就和云端一起回来。”

  凌楚说完,又特别对阿月道:“你的父母,还有舅舅和舅母,都在盼着你回去,你出来这么久了,也该回去了。”

  阿月闻言,心中难受至极,一把扑向凌楚,抱着凌楚大哭了起来。云帆原本已经止住了哭泣,见阿月如此,只觉得悲上心头,又哭了起来。

  凌楚抱着两个小孩,强颜欢笑道:“狼大哥,有劳你了。”

  狼刑是个粗人,但看到眼前这一幕,也不禁眼眶微湿,听到凌楚的话,他赶紧收敛心神,郑重道:“夫人放心,我一定安全护送阿月小姐和小少爷回到人族。”

  凌楚点了点头,又意味深长道:“雪阳是个好姑娘,狼大哥不要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意。”

  狼刑心头震动不已,一向不善言辞的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凌楚的话。

  凌楚笑了笑,对三人道:“行李我一早就让雪阳收拾好了,你们夜里出发,避开耳目,走的时候就不要和云端道别了,他是重情义的人,如果看到你们离开,他会伤心的。”

  站在暗处的云端和甘青羽,早已经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甘青羽看着云端眼睛有些发红,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凌楚的安排是对的,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很危险,如果处理不好,就算你是圣君,也没办法全身而退,早点让他们离开,也是好事。他们在这里虽然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危,但毕竟多一个人留在这里,你的软肋也就多一些。”

  云端点了点头,道:“黑豆,这些道理我都明白,你不用安慰我,只可惜,凌楚还要待在这虎狼之地。”

  甘青羽淡淡笑道:“放心吧,以你的身份和威名,没人敢打凌楚的主意,长孙寒虽算不上君子,但也绝不是那种会用凌楚来要挟你的人。而且以长孙寒在灵族的影响力,如果他不想凌楚离开灵族,凌楚是万万走不掉的。”

  云端叹了口气,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转而问甘青羽:“黑豆,你今天来找我,除了要让我把阿月和帆儿送回人族,应该还有别的事吧?”

  “果然什么都瞒不住你。”甘青羽淡淡一笑,叹了口气说到。

  云端看着甘青羽脸上的笑意,却也发现了他眉间隐藏着的一丝无奈与焦虑,忙正色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甘青羽并未回答云端的问题,只是慢慢地从怀中取出一个东西递给了云端。

  云端一脸疑惑地接过那东西,立刻就感到一股灼热的气息从那东西中传来,令人呼吸一窒,他忙运起内劲将那股灼热气息压制住,定睛一看,那东西却是一枚巴掌大小的珠子。

  那珠子通体火红,晶体剔透,隐约还能看见内部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火焰,如活物般缓缓飘动,随着那丝火焰的缓缓飘动,一股股灼热的气息也向外散发着。

  云端从未见过这珠子,便将目光投到甘青羽身上。

  甘青羽似乎是猜到了云端心中所想,淡淡道:“这是炎龙殿世代相传的‘炎火珠’,每一位炎龙圣君在继任之后,都会将自己的一丝精魄注入其中,炎龙圣君生命力越强,这珠内的火焰便越强盛,反之,炎龙圣君生命力越弱,这珠内的火焰便越微弱。”

  望着炎火珠内部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火焰,即便镇定如云端,也免不了面色大变,炎照的实力他自然清楚,放眼整个灵族,能够与他战成平手的人屈指可数,而能够胜过他的人,除了灵帝沈长风,恐怕再找不出第二个人。

  可看着炎火珠那微弱的火焰,很明显炎照如今的状态不容乐观,想到这里,云端心中那种不安的感觉愈加强烈。实力如此之高的炎照,在进入罗刹族后,显然是遇到了极大的麻烦。

  甘青羽平日里总是洋溢着笑容的脸上,此刻愁云密布,云端知道他和炎照的关系非同一般,只好安慰道:“你也不要太过担心,炎龙圣君的本事你也是知道的,就算罗刹族高手如云,但要想留住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甘青羽苦笑道:“寻常罗刹族的高手,我倒是不担心,但我父亲数月前外出游历时,无意中听到了罗刹王已经出关的消息,若是罗刹王出手的话,炎照大哥必然会有危险。”

  听到“罗刹王”三个字,云端竟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过的恐惧感涌入心头,他比谁都清楚,一旦罗刹王知道,消失了几百年的幽冥罗刹天就在凌楚身上时,以罗刹王对成神的执念,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凌楚的,虽然还不清楚罗刹王的实力有多强,但毫无疑问,就凭着刚进入圣玄境的自己,绝对不可能是这位令天下人谈之色变的罗刹王的对手。

  一念及此,原本还沉浸在即将成为父亲喜悦之中的云端,却不得不为这一家子的未来担心起来。

  他明白,罗刹王终有一天会发现凌楚,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要想保护凌楚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自己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云端努力平复心情,然后试探性地问了问甘青羽,“炎龙圣君远在罗刹族,就算遇到了什么麻烦,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况且以他在灵族的地位,即便是罗刹王,也不敢轻易对他下狠手,你倒是不用太担心,你今天来找我,应该还有别的事情。”

  听了云端的话,甘青羽不由得一愣,随即尴尬地笑了笑,支支吾吾道:“没别的事情了,你不要瞎想,我是担心炎照大哥的安危,顺便也过来提醒你,凌楚的身份虽然没多少人人知晓,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为了你们的安危,你要早做打算了。”

  他说完,顿了顿又说道:“你是人族人,按理说不该插手灵族的事务,但如今灵族这摊浑水已成定局,如果不能让他清澈起来,最后污染的可绝不仅仅只是灵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