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十四章 囚犯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囚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罗源说话的时候望着远方出神,眼神里面满是寂寥和忧伤,云端看着罗源,他的忧伤不像是装出来的。

  他很快又恢复了自然,对着云端道:“我二哥反出灵族,沈长风原本想趁此机会削弱我罗家的实力,但是,你知道为什么他最后不得不放过我二哥吗?”

  云端思索一阵,问道:“是因为追魂录吗?”

  罗源摇了摇头,道:“追魂录只是对外的一个借口,骗一骗那些不明真相的人而已,沈长风再怎么也是灵帝,我二哥若是刺杀他,就算成功了,也会成为灵族的公敌。”

  云端不解,问道:“二爷反出灵族,让灵帝颜面丢尽,还有什么能让灵帝放过二爷?”

  罗源笑了笑,并不直接回答云端的问题,转而问道:“我二哥还有几个结拜兄弟,你是知道的吧?”

  云端点了点头,问道:“这和灵帝有什么关系?”

  罗源道:“他的那几个兄弟,都是出自战骑营。”

  他说完,看了一眼云端,又道:“而且他们的大哥,正好就是战骑营的营帅,灵帝虽然想对我二哥赶尽杀绝,但是战骑营是灵族的边军,一旦战骑营也反叛,灵族必定会大乱,沈长风害怕鬼族趁虚而入,只能选择放过我二哥。”

  云端看了看周围不少的守兵,小声道:“你在这里说这些话,就不怕有人告密吗?”

  罗源毫不在乎地笑了笑,道:“进了囚龙谷,都是我罗家的死忠,就算沈长风到了这里,也没办法命令他们。”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峡谷中最为狭窄的隘口,这个地方只能容许一人一马依次通过,两侧是笔直的山崖,罗源告诉云端,在山顶上设有许多岗哨,有明哨也有暗哨,明哨里边有重兵把守,暗哨则是由一些武功高强的高手担任,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不在太玄境上品之下。

  云端等人过了好一会儿才通过那个隘口,从隘口进入之后,一眼望去全是守兵,他们下马步行了一阵,逐渐到了尽头。

  尽头处是一面光滑的绝壁,再也见不到其他入口,罗源则领着云端走到那绝壁前,对那几个守兵说了几句,那几个守兵便快速跑开,消失在了云端的视野之中。

  过了片刻之后,云端只感到脚底下一阵剧烈的晃动,耳边还传来了阵阵机括转动的声音,前方的地面突然裂开了一条缝,在昏暗的峡谷之中,里面竟散发着阵阵光芒,宛如一个张开巨口的怪物,似要择人而噬。

  罗源当先走上前去,然后看了云端一眼,示意云端跟上。

  云端便走到那裂缝前,然后伸着脑袋往下面看去,只能看到里面有着很强的光,但却看不到具体的情况。

  他正要问罗源这裂缝是怎么一回事,却感到身旁一阵风起,罗源已经从这裂缝跳了下去,云端本能的想要伸手抓住他,但罗源下坠的速度极快,云端没能够着罗源,正在惊疑之际,又听到罗源的声音从底下传来。

  “愣着干什么,跳下来啊。”

  云端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暗骂罗源这人是个疯子,然后也咬了咬牙从裂缝跳了下去。

  在下坠的过程中,他明显的感觉到,下面的空间越来越宽敞,顶部的裂缝仅仅六尺见方,而云端一直往下,却没有一次擦碰到石壁。

  云端的耳边不停地传来呼啸的风声,而底下的光芒也越来越明亮,他也渐渐看到了罗源模糊的身影。等云端快到地底的时候,他运起内力,然后轻轻地坠落在地。他一到地底,便好奇地睁大双眼,看着周遭的一切。

  只见离地面如此遥远的地底,竟然明亮如白昼。到处都是燃烧着的火把,还有四处走动巡逻的士兵,在四周的石壁上,密密麻麻凿出了许多石洞,在石洞之外的栈道上,布满了强弩箭阵。

  云端不由得惊呼道:“我的天哪,这都是人工修建的吗?简直是鬼斧神工啊。”

  罗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这地底的空间是原本就有的,只不过历代游龙圣君,都对这里做了些改动,石壁上的石洞全都是人开凿出来的,栈道也是后来修建的,不仅如此,每两个相邻的石洞,在内部都有一条通道贯通,即便外面的栈道被毁,石洞里的守兵,依旧可以很快支援到其他地方。”

  他说完,抬头看了看头顶不远处的一个铁笼,那铁笼大概四尺见方,由几根手腕粗细的铁链吊在空中。

  罗源指着那铁笼对云端道:“这里距离地面百丈有余,只有这个铁笼子可以下来,而且这铁笼,只有押送囚犯和送饭进来时,才会打开,一次最多只能搭载五人,除此之外,再无进来的通道,若是没有这笼子,也只有绝顶高手才能平安下落到谷底。”

  他顿了顿,又道:“而且这些火把都在剧毒里浸泡过,一旦点燃,整个地牢都会被毒气笼罩,每隔一个时辰,都必须服用一枚解药,否则必定毒发身亡。”

  罗源说完,见云端一脸惊慌,笑道:“你和我都是圣君,早就百毒不侵了,不必担心。”

  他说着,又开始得意道:“就算囚龙谷失守,敌人也没办法攻入地牢,而且地底和石洞里堆满了硝石、炸药,一旦地牢失守,大不了点燃炸药,同归于尽。”

  云端震惊害怕之余,又问道:“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罗源淡淡一笑,道:“我就是想让你知道,囚龙谷的地牢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所以关在这里面的人,要么是穷凶极恶的大恶人,要么就是身份地位极其重要的人,只有关在这里,才没人能把他们救出去。”

  他说完,带着云端快步朝前方走去,边走边道:“这里面的人,大都骨头很硬,所以我会经常敲打敲打他们,你若是觉得残忍,还是装作没有看见的好。”

  两人一直往地牢最里面走去,一路不停地传来囚犯们的凄厉的惨叫声、痛苦的求饶声和恶毒的咒骂声,云端听在耳朵里,不由得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尽量不去看牢房里的惨象。

  罗源早已习惯了这一切,他嘴角上扬,脸上洋溢着笑容,不时地朝两边张望一阵,看着牢房里的那些囚犯,他的心情反而愉悦了很多。

  云端跟着罗源走了许久还是没有到地方,几次都忍不住想要问罗源还有多久到,但每次一看到罗源那带着邪气的笑意时,又只能选择把话给吞了回去。

  走着走着,罗源突然在一间牢房前停了下来,然后看着牢房里的人,淡淡道:“到了。”

  云端见罗源布满笑意的脸,突然阴沉了下来,便也走了过去。但是,一靠近那牢房,鼻尖就闻到了一股粪便的恶臭。他忙捏住鼻子,慢慢靠了过去,在见到牢房里的景象的时候,不由得心底阵阵发寒。

  只见原本就不算宽敞的牢房里,竟有不少人歪七倒八地躺在地上、靠在墙上。云端大致数了一下,里面一共是六个人,个个蓬头垢面,衣不蔽体。他们目光呆滞,呆呆地看着牢房前的二人。

  罗源面无表情地伸出手,轻轻地把牢门的锁链摇晃了几下,牢房里面的几人,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突然间变得狂躁了起来,其中四个人猛地朝另外两个人扑了过去,被扑倒的两人顿时发出阵阵尖叫。

  云端一听到那尖叫声,只觉得血气翻涌,无边的怒意涌了上来,他听得很清楚,那声音明显是女子的声音,而那四人正对那两名女子进行欺辱,而罗源仿佛早就已经知道,他并没有阻止,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

  云端已到圣玄境顶峰,早已可以御气,手里的寒露立马现了出来,猛地攻向罗源。

  罗源察觉到了云端的举动,但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然后转向云端,没有一点害怕。

  寒露在距离罗源喉咙,只有一寸距离的时候才止住,云端怒吼道:“停下!放人!”

  罗源慢慢摇了摇头,依旧坏笑着道:“很抱歉,我不能那么做。”

  云端将寒露又往前刺了一分,道:“罗源,不要逼我。”

  罗源看着云端眼里的恨意与怒意,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又晃动了那锁链一阵,牢里的几人瞬间又安静了下来,重新躺倒在地上,先前被欺辱的那两名女子,逃命一般地躲到了角落,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云端慢慢收回寒露,问道:“我以为你和二爷一样,虽然愤世嫉俗,玩世不恭,但好歹也算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你竟如此龌龊不堪。”

  罗源并不反驳,反问道:“我早就告诉过你,凡是关进这里的人,没有几个是无辜的,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们是谁吗?”

  云端根本就不想听罗源解释,道:“就算他们罪有应得,也不该用这种方式折磨他们,这里面还有女人,你于心何忍?”

  罗源淡淡“哼”了一声,道:“你错了,整个地牢里面的囚犯,只有这里面的四个男人是无辜的,而你所想要救的这两个女人,她们专门偷盗刚出生的婴儿,将这些婴儿炼制成干尸,修炼邪功,死在她们手里的婴儿不计其数,灵族前前后后,派出八十多高手捉拿他们二人,最后全部折在她二人手里,最后还是隐龙圣君,追了她们两天,才把她们抓住,废了武功送到了囚龙谷。”

  他说完,又逼问道:“云端,你以为你看到的善恶,就一定是对的吗?你眼中的善恶,只是你的恻隐之心在作祟而已,好听一点叫做悲天悯人,难听一些就是妇人之仁。”

  云端被罗源的一番话,说的毫无还口之力,他知道自己刚才确实冲动了,但又不好意思向罗源道歉,便又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他们?然后再教我这些道理?”

  罗源淡淡问道:“你就不关心这四个男人的身份吗?”

  云端摇了摇头,想也不想就答道:“一点也不关心。”

  罗源突然说到:“前不久,我带圣女也来看过了,你知道吗?圣女可以为了这四个人,帮助我对付沈长风。”

  云端大惊,能够让沈傲颜,对付自己自己的亲生父亲,这四个人的身份一定不一般,想到这里,云端也顾不得会不会被罗源讥讽,问道:“他们到底是谁?”

  罗源面无表情道:“他们都是圣女的叔叔、伯伯,也有可能是圣女的父亲。”他说完,又补充道:“亲生的。”

  云端一听,立马道:“不可能,灵帝一生无子,老了才有圣女这么一个女儿,这些人不可能是灵帝的儿子,圣女也绝不可能是他们的女儿。”

  罗源叹息道:“我来告诉你真相吧,沈长风表面上是个正人君子,实则是个道貌岸然的小人,他一生风流债无数,每每抛弃了那些女人之后,便会利用自己的势力,把事情摆平。说是摆平,其实就是杀人灭口罢了,如果女人有孕在身,他就会让女人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再把女人杀掉,留下孩子。”

  他说完,眼里多了些狠厉,又看着云端,道:“你以为这些孩子能活下来吗?只要这些孩子的资质差,一出生就会被杀掉,只有资质好的的,才能活下来。”

  罗源说着,逼问道:“你知道执行灭口任务的是谁吗?”

  云端心中慌乱,如果罗源所说的是真的话,那这件事情,灵帝一定只会安排自己绝对信任的人去完成,他几乎在一瞬间就想到了那个人,是他绝对敬重的那个人。

  他只觉得心中的信念都在崩塌,颤抖着声音问道:“是二爷吗?”

  罗源笑着点了点头,答道:“你猜的不错,执行灭口任务的,正是我二哥,这也是他为什么一定要置我二哥于死地的原因,我二哥反出灵族,一是因为他爱的那个女子,更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不想再错下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