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三十章 促膝

我的书架

第三十章 促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端与凌楚带着阿月回云家村,孟璋特地派了一大队士兵带着许多礼物跟着他们,一来作为云端和凌楚成亲的贺礼,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阿月。

  之前被孟璋抓起来的那几个年轻人被孟璋释放之后,除了小五执迷不悟仍然回了商部政部之外,其他人再也不敢和军部为敌,全都灰溜溜的跟在云端的队伍后面,不敢上前,生怕被云端责骂。

  阿月一路上兴奋无比,对一切都充满了新奇感,见到一个新东西都会缠着云端和凌楚问个不停。

  由于阿月没有出过远门,身份又如此尊贵,云端害怕她会不适应,所以不敢赶路太快,一行人就这样慢慢行了快一个月的功夫,才终于到了云家村外面。

  云端一路上对那几个年轻人不错,毕竟他们是自己的发小,虽然他们从小就欺负自己,还把凌楚的事情到处传,但云端见他们确实有心悔过,便原谅了他们。

  回到家里,云成一听说阿月是当今陛下的侄女,大将军的亲女儿,即便平日里如此高傲冷漠,也不敢再摆着一张脸,忙上忙下的招待阿月。

  云端看了看自家的屋子,对阿月道:“这里肯定是比不上将军府的,阿月你住在这里要受些委屈了。”

  阿月开心一笑,道:“一点都不委屈,能到这里我很开心呢,将军府闷得很,我早就想出来透透气了。”

  云端取笑道:“先说好了,到时候你要是受不了这种日子,就算哭着吵着要回去,我们都不会送你回去的。”

  阿月闻言有些担心,嘟着嘴难过道:“那我要是想爹娘了怎么办?”

  凌楚瞪了云端一眼,笑着对阿月道:“你别听他瞎说,你在云家村想待多久就待多久,什么时候想回家了,我们就送你回去,要是再想过来,随时都可以过来,这里就是你的家。”

  阿月开心的点了点头,开心道:“我要去找云爷爷玩儿。”

  她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出去,找到了正在编竹篓的云成。

  云成原本专心致志的做着自己的事情,看大阿月后慌忙把手里的东西丢在一旁,就准备起身行礼。

  阿月忙跑过去按住他的肩膀,笑道:“这是你家,阿月只是一个客人,你不必这么客气的。”

  云成摇了摇头,非要站起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大小姐是陛下的亲侄女,云成的家便是大小姐的家,君臣有别,尊卑有序,云成不敢无礼。”

  阿月见云成果然和云端说的一样,又迂腐又固执,便只好沉声道:“那我现在命令你,不用起身行礼。”

  云成闻言,思索一阵,便慢慢坐了回去,谢道:“多谢大小姐。”

  阿月嘻嘻一笑,随便从旁边拖过来一个小板凳坐了下去,一脸好奇的看着云成手里的编好的一半的竹篓,问道:“云爷爷,你这是在编竹篓吗?”

  云成先是一愣,随后才想起来阿月总是叫云端叔叔,叫自己一声爷爷倒也在理,他心中一暖,笑道:“回大小姐,草民正是在编织竹篓。”

  阿月道:“我以往在街市上见到过这些竹篓,没想到云爷爷也会做这个。”

  云成闻言叹息一声,道:“雕虫小技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在这深山之中,只能靠这些谋生了。”

  阿月疑惑道:“云叔叔从外面带了好多东西回来,云爷爷完全可以不用再这么累了的。”

  云成笑了笑,道:“我一生操劳惯了,闲下来反而觉得浑身不舒坦,而且云端带回来的东西都分给村民了,靠自己的本事自给自足,也挺好的。”

  阿月听完,似乎有些不理解,但满眼都是钦佩,道:“姑姑说了,能够教出云叔叔这样的大英雄,他的父亲一定是一位非常难得的人才,有机会了一定要亲自见见云爷爷。”

  云成笑了笑,道:“荒野村夫,怎么能够入陛下的慧眼。”

  阿月闻言立马争辩道:“是真的,我爹爹心高气傲,但对云叔叔特别尊敬,就连他都说了,云爷爷一定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贤人,能够在与世隔绝的村子里,不随波逐流,反而教会云叔叔守卫众生的大道理,这份志气与胸怀,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云成闻言欣慰的笑了笑,道:“云端确实是个好孩子,当着他的面我从来没夸过他,就是怕他得意忘形,他能够走到今天,全靠他自己的本事。”

  他顿了顿,又道:“当然,也离不开陛下和大将军的栽培,我听他提起过,若不是陛下和大将军把他带到人族,他也不会有之后的机缘,更不会有今日的成就。”

  阿月点了点头,又问道:“姑姑还说了,云端叔叔年纪轻轻就已经有不凡的造诣,这在人族的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可他却在这个时候隐居山野,有些屈才了,云爷爷一心盼着他出人头地,如今却看着他在山里耕田打猎,难道就不会有些遗憾吗?”

  云成沉默一阵,看了看远方的群山,道:“以前我盼望着他能够走出云家村,拯救村民,守卫众生也是我的信念,做父亲的没有完成的事情,只能让儿子来帮忙完成了,可年纪大了,当年的雄心也不复存在了,只觉得云端能够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我就心满意足了,尤其是在得知我大伯的死讯之后,更加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人也许一旦离开就再也回不来,所以云端愿意留下来,我心里反而有些高兴。”

  阿月似乎听懂了云成的话,一脸敬佩的点了点头,双手撑着下巴,慢慢道:“其实云爷爷说的和我想的一样,姑姑和爹爹虽然在人族是大人物,但也都有不得已的苦衷,姑姑一生都要孤身一人,爹爹每日都要防着商部和政部的人,虽然他们从来都不告诉我他们的难处,但我慢慢长大了之后,知道的也就越来越多了。”

  云成有些心疼地看了阿月一眼,关心道:“像你这样的好孩子,不应该被那些阴谋诡计所累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