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八章 临行

我的书架

第八章 临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日,人族的早朝上,林艾果然向孟瑶请辞,这一举动震惊了所有人,就连孟瑶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她放过林艾,就是为了让林艾能够继续控制好政部,却没想到他居然主动辞官。

  林艾在官场上打拼了大半辈子,宦海浮沉,经历了风风雨雨,对权力的迷恋已经到了几近疯狂的程度,所以,任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视前程如性命的人,居然可以放弃政部首臣这个别人几辈子都爬不上来的位子。

  孟瑶和其他政部大臣自然是一番苦劝,让其留下,但林艾已经铁了心要告老还乡,任凭众人如何挽留,他的决定始终没有任何改变。

  林艾的弟弟林蒿心中盘算良久,他不知道林艾的辞官对自己来说到底是福还是祸,以林艾在政部的影响力,他一旦辞官了,如果自己能够代替他,那么他的那些属下就会愿意帮助自己,自己兴许还能趁机往上面爬一爬。

  但是如果林艾不在政部之后,这些人又不愿意再理会自己,那么仅凭自己的本事,根本就无法在政部立足,想到这里,林蒿心中有些慌乱,只好也跟着劝他留下来。

  最后,孟瑶见林艾已经下定了决心,便坦然道:“既然林大人已经做好了决定,那我也不再强求了,林大人为人族鞠躬尽瘁多年,人族百姓铭记在心,他日若是有任何需要,孟瑶和人族上下,定当全力相助。”

  林艾叩谢孟瑶,然后交出官印,最后再看了王宫大殿一眼,缓缓离去。

  孟瑶看着林艾略显沧桑的背影,心中感慨颇多,没想到像林艾这样一个热衷于功名仕途的人,居然舍得放下这来之不易的一切。

  大殿下面的官员议论纷纷,突然有几名政部官员上前像孟瑶请愿道:“政部不可一日无主,还请陛下尽快定下首臣的人选。”

  此话一出,下面的官员纷纷附和。

  孟瑶万没料到林艾会突然辞官,所以也从未想过政部首臣的人选,一时间措手不及,淡淡道:“首臣一事,关乎政部安危,还需从长计议,不可操之过急,这些日子,便由林蒿林大人代为主持政部大小事务,待首臣人选确定之后,再行封官受印,诸位爱卿,意下如何?”

  政部众官员面面相觑,随后一齐答应了下来,林蒿心中又惊又喜,忙朝孟瑶跪谢,道:“林蒿谢陛下信任,定不辜负陛下的期望。”

  孟瑶点点头,嗯了一声,道:“令兄为政部尽心多年,政部首臣还没定下来的这段时日,林大人代行首臣之事,受累了。”

  林蒿谄笑道:“陛下言重了,为陛下、为人族、为政部做事乃是我等臣子的本分,岂敢言累。”

  孟璋等军部众人把林蒿的丑态看在眼里,只觉得分外恶心,面色冰冷,再也不去看他。

  散朝之后,孟璋陪着孟瑶在王宫里走着,身边的侍卫和宫女内侍全都被遣开,孟璋略有些疑惑地问道:“姐姐已经不再追究林艾的过失,为何林艾还铁了心的非要辞官?”

  孟瑶慢慢地走着,道:“也许是他突然想通了,说实话,他能够下定决心辞官,倒是颇让我敬佩。”

  孟璋点了点头,道:“林艾一生为仕途所累,在这个时候居然舍得放弃政部首臣这个位子,确实是有些魄力,以前小看他了。”

  孟瑶叹了口气,道:“我多么也希望有一天能够和他一样,什么都不管,轻轻松松的过自己想要过的日子,只可惜,我不能像他那样,说走就走。”

  孟璋看了孟瑶一眼,问道:“如今林艾辞官,政部首臣的位子你怎么看?”

  孟瑶思索片刻,道:“先让林蒿当几天看看吧,如果政部其他人没什么意见的话,就让他当下去,政部最为精明难缠的林艾都没能把我们怎样,其他人,你更不用担心了。”

  孟璋点头称是,继续问道:“还有,云端明天就要离开了,难道姐姐真的就这么放他走了吗?”

  孟瑶眉头一皱,淡淡道:“云兄弟自己都已经决定好了,我们再怎么留他也是没用的,放心吧,以他的本事,终有一天还会出山的。”

  她顿了顿,道:“只不过,我希望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孟家已经安然无恙,全身而退了。”

  孟璋道:“他带给我们的惊喜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我很想知道,他以后会有怎样的成就。”

  孟瑶笑了笑,道:“前无古人,至少在人族的历史里,没有人可以赶得上他,至于他能走到哪一步,全靠他的造化了。”

  她说完,小声对孟璋道:“你回去告诉他,云家村的禁制,长鸣在十几日前就已经替其解掉,云家村的村民,以后再也不会被困在山里,他们可以到人族的任何地方生活,人族将永远记得云兄弟的恩情,所有从云家村走出来的村民,人族都将以礼相待。”

  孟璋问道:“姐姐你不亲自去送送他吗?”

  孟瑶笑了笑,然后看了孟璋一眼,道:“放心吧,以后还会再见面的,他不会放弃他自己的使命,而且,我们也不能大张旗鼓的去送他,他现在也算得上是孟家的亲信,一旦让别人知道他离开了,对我们不利。”

  孟璋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请姐姐放心。”

  夜里,云端静静的坐在屋顶打坐,突然听到身后一阵响动,他忙转过头,只见诸葛长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云端心中一喜,马上站起来朝他行礼,道:“师父。”

  诸葛长鸣欣慰的点了点头,道:“有长进,这么快就能发现我在身后了。”

  云端嘿嘿一笑,道:“师父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诸葛长鸣淡然道:“没什么事,听说你要走了,就过来看看你。”

  云端惊道:“师父为什么会知道?”

  诸葛长鸣淡淡一笑,道:“从你进入鬼族圣地的时候我就知道,以你的性子,一定会离开人族,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就去了云家村外把鬼手阵给解开了。”

  云端大喜,谢道:“多谢师父相助,云端感激不尽。”

  诸葛长鸣摆了摆手,道:“你不必谢我,师徒一场,这都是我该为你做的,况且这次人族之围能解,你也出了不少力。”

  云端闻言,马上问道:“鬼族已经撤军了吗?”

  诸葛长鸣点了点头,道:“我带兵到人族来,为的就是解救孟家,孟家既然安然无恙,我自然不必再留下去了,鬼族那些长老和将军们虽然不甘心,但灵族大军守在青石城,他们也没办法,只能选择回鬼族。”

  他说完,看了看云端,感慨道:“你虽与我相处时间不长,却深得我心,如今你要走了,为师还有些舍不得。”

  云端面色凝重道:“师父授业之恩,云端永生不忘,不能报答师父的大恩,实属遗憾。”

  诸葛长鸣摇头道:“你先是救了阿月数次,后来又帮助人族赢得了比武大会,之后又进了鬼族圣地,最后又救了孟瑶,你欠我的早已经还完,我欠你的却远未还尽。”

  云端心中好奇,欲言又止,沉默了好一阵,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师父,你身为鬼族族长,却一心为人族着想,处处担心陛下的安危,你能告诉我,你和陛下的关系吗?”

  诸葛长鸣似乎早就料到云端会这样问,所以并没有吃惊,也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叹息一阵,无可奈何道:“我和孟瑶的关系,一言难尽,说来话长,他日若是有机会,再告诉你不迟,现在,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就是,我这个魔尊的位子,也是为了孟瑶才坐上去的,如果不是因为她,我或许也会和你一样,过着闲云野鹤、浪迹天涯的生活。”

  云端从诸葛长鸣的语气和眼神里可以看出来,他对孟瑶的那种情愫,这是一个杀人无数、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尊所不该拥有的柔情,他爱屋及乌,就连孟瑶的侄女阿月,他也非常疼爱,只可惜孟瑶身为人皇,注定不可能和他有结果,而且云端也不知道孟瑶对诸葛长鸣是怎样的态度,也许孟瑶压根儿就不知道诸葛长鸣苦恋着她。

  想到这些,云端不禁叹了口气,暗中为诸葛长鸣和孟瑶感到惋惜。

  诸葛长鸣轻轻拍了拍云端的肩膀,道:“这次一别,你我师徒见面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你答应师父一件事。”

  云端道:“师父请讲,只要云端能做到,一定不会推辞。”

  诸葛长鸣看着王宫的方向,道:“如果有一天,孟家再次遇到了危难,师父希望你能够站在孟家这边,帮他们渡过难关,可以吗?”

  云端点头答应道:“师父放心,云端已经答应过陛下,只要陛下召唤,云端一定赶到陛下身边为其效力。”

  诸葛长鸣欣慰的笑了笑,道:“孟瑶没看错你,为师也没有看错你。”

  他说完,转过身道:“好了,师父也要走了,再不回去,鬼族的那群长老要起疑了,能有你这样的徒弟,为师心里很开心。”

  诸葛长鸣说完,再也不停留,纵身消失在浓浓的夜色当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