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二十五章 疤痕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疤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云端白了甘青羽一眼,嗔怪道:“甘大哥,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和她真的没什么的。”

  甘青羽阴险一笑,低声问道:“不过这丫头的本事确实不小,既能操控沙鬼,又能控制流沙,看样子应该是是鬼族的人,云兄弟你知道她的底细吗?”

  云端摇了摇头,道:“她说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甘青羽点头道:“她若是真的什么记不起来,你怎么问也问不出来的,她若是装作记不起来,你同样也问不出什么。”

  他们二人说完,同时叹了口气,朝沈傲颜等人走去。

  宫殿里面所有的窗户都被藤蔓遮住,所以即使在白天,也依旧显得昏暗无比。

  甘青羽看到墙壁上有油灯,便从包袱里取出一只火折子,依次将那些油灯点亮。

  霎时间,整个宫殿都变得亮堂了起来。

  只见宫殿内部除了石人,就看不到别的东西,而且到处都布满了蛛网和灰尘,他们每走一步,就会溅起阵阵灰尘,众人只好捂着口鼻慢慢朝里面走去。

  他们发现,在大殿的四周,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一人大小的洞口,他们挨个查看,发现这些洞口似乎通往地下。

  青竹皱了皱眉头,道:“这么多通道,到底哪一条才是通往圣地的路?”

  甘青羽笑了笑,道:“要不我们一条一条试试看?”

  青竹白了他一眼,道:“你说什么胡话,且不说走错了通道,下面有什么危险再等着我们,光是一条一条试过去,我们的补给也远远不够。”

  沈傲颜看着身上已经不多的水和干粮,不禁犯起了愁,对甘青羽道:“黑豆,道长说的有道理,我们确实不能再这么耗下去了,不然到时候就算找到神谕,我们也出不去的。”

  甘青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就随口一说,傲颜你别当真,可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我有办法。”

  只听黄纱欢快的喊出声,他们一齐看向黄纱,见她一脸认真,不像是在说谎。

  云端疑惑道:“你有办法?”

  黄纱忙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青竹和甘青羽,道:“你们两个走远点,转过身去,不许回头,要是敢回头偷看,我把你们眼珠子挖出来。”

  甘青羽和青竹闻言咋舌不已,对视一眼,然后识趣地跑到了另一边,面向墙壁,完全不敢回头。

  云端不知道黄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看到青竹和甘青羽都被她赶走,就小声道:“要不我也过去吧?”

  黄纱笑着摇了摇头,挑逗道:“你不用转过去,你和他们不一样,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当然不用回避。”

  云端见沈傲颜一脸惊愕,心中叫苦不迭,忙解释道:“你们别听她瞎说,我和她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

  黄纱听完,生气的跺了跺脚,撒娇道:“你什么意思?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这才过了多久,你就不认账了。”

  青竹和甘青羽闻言,再也忍不住,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云端百口莫辩,想要跟沈傲颜解释,沈傲颜却抿着嘴笑个不停,他知道这事情只会越抹越黑,干脆就不再解释。

  黄纱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开始解掉腰间的裙带,然后慢慢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一件绣着月季的红色肚兜,凹凸有致的少女身材,配上黄纱那清纯可人的面容,任谁看了都忍不住会动心。

  沈傲颜和云端脸色大变,尤其是云端,他脸色绯红,只觉得气血上涌,忙镇定心神,低下头道:“我去陪甘大哥他们。”

  甘青羽二人听着有人跑过来,正打算回头看一下,只听到沈傲颜着急的大声喊道:“黑豆,不许回头。”

  二人闻言便立马把头贴向墙壁,很快,云端也站了过来。

  甘青羽见云端面色绯红,一脸慌乱的样子,忙凑过去小声问道:“你到底是看见什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云端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只是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黄纱虽然闭着眼睛,但也知道云端已经走开,听着他远去的脚步声,她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疼痛,一滴泪水止不住地从眼角滑了下来。

  沈傲颜看在眼里,突然有些心疼起这个一身本事,却在云端面前如此卑微的少女。

  黄纱继续解下肚兜,露出了如雪般白净的后背。

  然而,沈傲颜一眼看去,只觉得心里一阵莫名的难受,忙捂住嘴才没有惊呼出声。

  只见黄纱原本白净细嫩的后背上,却满是触目惊心的疤痕,沈傲颜是习武之人,一眼就能认出来,那些疤痕是由利刃所伤。

  那些疤痕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黄纱的后背,沈傲颜细细观察一阵,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除了颈部下面的一条细长的疤痕外,其他的疤痕似乎是一个圆形,而外面一圈的的疤痕,又延伸出许多道细长的疤痕,那些延伸出来的伤疤有的长一些,有的短一些,但都通往最中间的一个三角烙铁疤痕。

  沈傲颜立马就明白了,为什么黄纱说她有办法,她背上的疤痕实则就是通往圣地的地图,她赶紧捡起一根小木棍,看着黄纱的后背,在地上把她后背上的疤痕画在了地上,然后捡起衣物给黄纱亲自穿上。

  不久之前,她还一心想要杀死黄纱,而在此刻,她突然觉得黄纱很可怜,虽然她不知道她后背上的那些伤疤是怎么一回事,但也能想象到,她一定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等黄纱把衣服穿好后,沈傲颜一把拥抱住了她,然后眼圈发红,小声道:“谁会这么心狠手辣,把你伤成这样?”

  黄纱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只是轻轻抽噎道:“她就在圣地里面,我想杀她,她也想杀我。”

  沈傲颜轻轻为黄纱擦干眼泪,道:“你放心,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但对一个女孩子做这种事情,实在是可恨,我不会放过她的。”

  她说完,又看了看云端,道:“云端也不会放过她的。”

  黄纱看向云端的背影,心中先是一阵甜蜜,紧接着又是一阵酸楚,强颜欢笑道:“是啊,我应该感到庆幸能够遇见他。”

  沈傲颜见状,便赶紧招呼云端他们过来,然后等他们到了跟前,才大声道:“你们脚下注意一点,别把地图给弄没了。”

  云端好奇道:“地图?什么地图?”

  沈傲颜指了指地下的图,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出来,这个图形很熟悉?”

  青竹看了看,细细思索片刻,然后恍然大悟道:“这就是通往圣地的地图,外面那一圈就是洞口。”

  沈傲颜笑了笑,赞叹道:“道长果然慧眼如炬,你们看外面的这一圈,有不少的通道通往中间的洞口,然而这些通道有长有短,唯一能够通往中心的,只有这一条。”

  她指着一条通道给众人看,众人细细观察,果然发现那些通道最后都没能够连接到中心,她见众人兴致勃勃,又继续道:“我方才数了数这地图上的通道,一共是三百三十三条,你们数一数,看看这宫殿里面是不是三百三十三个洞口。”

  云端三人将信将疑,就沿着正门左侧的洞口开始数,好一会儿,三人才一脸兴奋地跑了回来,云端高兴道:“不错,正是三百三十三个洞口,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沈傲颜笑了笑,然后指了指圆圈上方的一条痕迹,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道痕迹代表的是宫殿的正门,只要照着这个图,就能够找到正确通往圣地的路,我刚才数过了,正门东侧第二十五个洞口。”

  甘青羽闻言,对沈傲颜佩服的五体投地,道:“傲颜,你太厉害了。”

  沈傲颜看了一眼黄纱,微笑不语。

  接着,甘青羽从殿内找了许多火把,让每人手上都拿着几只,然后众人便赶紧找到正门东侧的第二十五个洞口。

  甘青羽看了看那漆黑的洞口,然后扔了一只火把下去,火把很快就到了洞底,虽然足以说明洞口不深,但也能看到,光滑的墙壁上,刻满了张牙舞爪的狰狞鬼怪,他看了一眼沈傲颜,道:“傲颜,你说这下面会不会有怪物?”

  沈傲颜板着脸,不悦道:“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是不相信我吗?”

  甘青羽慌忙摆了摆手,道:“没有没有,我当然相信你了。”

  他说完,壮起胆子一跃而下,心中则祈祷着千万不要有什么妖魔鬼怪,可是,他心底怕什么,就偏偏来了什么。

  甘青羽刚落到底下,突然听到前方传来无数的尖啸声,他还没反应过来,耳边便又响起了无数翅膀扑腾的响声。

  借着火把的光芒,他一边防御,一边朝前方看去,只见无数的蝙蝠朝他面门飞了过来,甘青羽慌忙用火把把他们驱赶开,但是转眼就就又围了上来。

  甘青羽正要大开杀戒,黄纱却急道:“不要杀它们,这些蝙蝠嗜血成性,闻到血腥味会发狂的。”

  洞底空间狭小,甘青羽又不能施展玄术击杀这些蝙蝠,只好一边挥舞着火把,一边暗暗蓄气,只要那些蝙蝠飞过来,他就能凭借玄术,一掌扫开一大片,又不至于杀死它们。

  黄纱见状,紧接着便跳了下去,她落地的那一瞬间,所有蝙蝠就像逃命般朝通道里面飞去。

  甘青羽等人目瞪口呆,黄纱却若无其事,让另外几人赶紧跳了下来,沈傲颜关切的问道:“黑豆,你没事吧?”

  甘青羽笑了笑,道:“没事,这点小把戏,还难不住我。”

  黄纱看了几人一眼,然后走在最前面,朝里面走去。

  云端赶紧跟了过去,一把把她拉了回来,道:“前面指不定还有什么危险,我走前面吧。”

  黄纱暖暖一笑,心中感动不已,喜悦道:“放心吧,这地方我熟得很,闭着眼睛都不会迷路。”

  云端疑惑道:“你想起以前的事情了?”

  黄纱摇了摇头,道:“进入这座宫殿的时候,想起了一些,到了这洞里,又想起了一些,剩下的记忆,我想应该都在这里面了。”

  沈傲颜想起黄纱后背上的疤痕,便赶紧走上前,拉着黄纱的手,心疼道:“有些事情,记起来还不如忘掉的好。”

  黄纱笑了笑,道:“有些事情,总归要有一个了断的,逃避终究不是办法。”

  云端发现,黄纱的笑容里带着决绝与悲凉,并不像是以前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笑意,他只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轻轻问道:“你怎么了?有事情瞒着我?”

  黄纱吐了吐舌头,调皮道:“没有啊,我哪有什么事情瞒着你。”

  她说完,轻轻踮起脚尖,朝云端的脸颊亲了过去。

  云端一直提防着她,原本可以轻而易举地推开她或者向旁边躲开,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竟然没有躲,任凭黄纱在他脸上亲亲一吻。

  而黄纱,也是一脸的坦然,全然没有了之前得逞时的喜悦,好像觉得这一吻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事情。

  沈傲颜这一次也没有任何惊讶,她知道,作为一个女人,当她把全部的心都交给了一个人之后,会因为他的喜悦而开心很久,也会因为他的悲伤而难过许久,而黄纱则已经超过了这个境界,或许这就是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

  她更知道,黄纱表面有多平静,内心就有多么激动,而能够让她静下来的,或许就是她那慢慢找回的记忆,尽管沈傲颜知道,这记忆或许并不美好,也许还伴随着无尽的悲伤与疼痛。

  黄纱亲完云端,然后笑了笑,迈着步子往里面走去。

  云端看着黄纱那孤单弱小的身影,只觉得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在心头萦绕,更觉得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他本想冲上前去把她拉回来,但终究还是没能阻止黄纱向前迈出那一步,这一步,也决定了黄纱将成为他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疼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