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十六章 葬魂湖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葬魂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凌霜说完,叫了那老者过来,道:“凌叔叔,我们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还是尽早回去吧,以免被族人发现,再起祸端。”

  那老者看了一眼云端,然后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营地里的那些人,问道:“这些人,要不要灭口?要是让他们把这件事说了出去,只怕是后患无穷。”

  凌霜看了看云端,然后摇了摇头,道:“仅凭一个印记,他们还猜不到凌家头上来,至于灵族和孤云城的几个人,他们是聪明人,不会傻到把这种消息传出去。”

  老者又担忧道:“我们一走,他们会不会对姑爷不利?”

  云端微微一凛,这才明白老者口中的姑爷是说的自己,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凌霜淡淡一笑,道:“他们刚从小兄弟手里拿到圣药,不会这么快就过河拆桥的。”

  她说完,对云端作了一揖,道:“凌楚先祖,就拜托你了。”

  云端点点头,道:“你放心,有我在,没人可以伤害她。”

  凌霜和老者相视一笑,便举着火把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第二日一早,三爷已经好了许多,她带着另外二人找到云端,歉然道:“昨日夜里多有得罪,我代老四和老五给小兄弟赔罪了,小兄弟能够不计前嫌,把圣药拱手相让,梁某实在是感激不尽。”

  他说完,又道:“我兄弟三人此行是为圣药而来,圣药既然已经拿到,便不再打搅各位,不过,俗话说得好,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听老四说,诸位还没找到神木,若是不嫌弃,我兄弟三人愿意助各位找到神木之后再离开,权当是报答云兄弟的恩情,如何?”

  云端等人自然是喜出望外,有他们一起结伴同行,路上会少许多麻烦,不然,就靠自己这几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出亡者之森。

  之后的几日,众人依旧是跟着那三人前行,经过了前几日的变故,孟悔几兄弟和云端等人再无隔阂,一路上有说有笑。

  三日后的午时,四爷突然把几个人叫到一块,小声道:“这是去往葬魂湖的方向。”

  三爷眉头微皱,问道:“你确定没记错吗?”

  四爷点了点头,道:“葬魂湖我去过一次,还有些印象,前几日我只是觉得这些地方有些眼熟,今天才想起来,如果照我们这样的脚程,明日就能到葬魂湖。”

  三爷先是蹙眉沉思了片刻,然后才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五行相生相克,水生木,所以神木一定在葬魂湖附近,也就是说,我们已经快到神木附近了。”

  众人一听,纷纷点头,先是高兴不已,随即又担忧起来,既然到了神木附近,那树精的巢穴应该也快到了。

  四爷小声提醒几人,道:“都当心一点,树精的巢穴应该快到了,我已经闻到了他们的味道。”

  几人闻言,暗中把手中的兵器拿了出来,一路小心谨慎的走着。

  约莫又走了一个时辰,众人逐渐到了一处茂密的树林,那林子里满地的灵芝,有几个人忍不住就想采摘,却被孟悔喝止住,这才作罢。

  一直探路的那三人突然间就停在了前方,不再背对着众人,一动不动,而之前在洞中举止怪异的两人也慢慢朝他们走了过去。

  三爷冷笑一声,道:“狐狸尾巴终于要露出来了。”

  他说完,便赶紧让剩下的人聚在一起,打量着四周。

  那些喽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在好奇,却只见远处的那五人,突然间浑身抽搐了起来,身上的衣物尽皆脱落,露出了瘦骨嶙峋的身躯,全身都是皮包骨头一般。

  众人大声惊呼,而那五人继续抽搐,很快,身上的皮就像蛇类蜕皮一样脱落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骇人的身子。

  他们慢慢转过身,众人发现,他们虽然也有五官和四肢,但浑身漆黑,沟壑密布,表皮就和那些树木一样,头上不是头发,而是一株紫色的灵芝,有大有小。

  众人面色大变,忙惊慌失措的靠到三爷这边,三爷看着那几个树精头上的灵芝,又看了看林子里遍地的灵芝,顿时大叫不妙。

  众人只感觉到地面忽然震动了起来,那些灵芝不停地在摆动着,很快,无数的树精从地里钻了出来,一脸怨毒地看着所有人。

  他们稍稍迟疑片刻,便一起把头顶的灵芝扯了下来,然后扔向众人,三爷一边躲闪,一边大声道:“不要碰到这些灵芝,更不要打碎他们,他们怕火,用火把对付他们。”

  云端等人武功高强,左图右闪,上下翻飞,没有碰到一株灵芝,而那些武功稍差一些的小喽啰,反应慢一些的,只要被那灵芝一碰到,立马就双手抱着头大声惨叫起来,紧接着,无数手指粗细的藤蔓从他们的口中、眼中乃至全身破体而出,那些被藤蔓就如活物一般,把人团团包裹住,然后驱使着死去的人来攻击其他人。

  四爷举着火把在树精中穿行,不时地将这些树精点燃,那些树精虽然浑身湿漉漉的,但却遇火就燃,很快便被烧为灰烬。

  五爷见树精越来越多,而自己这边倒下的人也越来越多,忙急道:“三哥,再不用惊雷剑就来不及了。”

  三爷也是心急如焚,一边对付树精,一边大声道:“还不是时候,神木还未现身,现在用惊雷剑,就前功尽弃了。”

  话音刚落,地面又是一阵剧烈的震动,之前那些四处逃窜的树精,突然间便发出阵阵的尖啸声,一瞬间凶猛了起来。

  众人循着地面震动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株参天大树居然缓缓地“走了”过来,他每走一步,地面便震动一次。

  三爷会心一笑,道:“终于还是现身了。”

  他说完,立马对云端道:“小兄弟,把你背后的木匣子给我,赶快。”

  云端不敢迟疑,一把把匣子丢了过去。

  三爷双手接住,打开木匣子,便看见惊雷剑静静的躺在木匣子中,他将佩刀放下,如获至宝的拿起惊雷剑,然后对云端卖弄道:“小子,擦亮眼睛看好了,惊雷剑的威力。”

  他说完,猛然运起内劲,飞到一株大树的树顶,将惊雷剑对着天空,大声喊道:“鬼族三件,九霄惊雷!”

  话音一落,整个天空的乌云便齐齐聚向惊雷剑的上空,刹那之后,惊雷剑整个上空都布了闪电,滚滚雷声在天地间回响。

  四周的树精见到闪电,听到雷声,便拼了命似的想要逃离此处,再也顾不上那巨大的千年神木,仓皇逃窜。

  那神木似乎也察觉到了危险,转身便要逃走,但由于躯干过于庞大沉重,跑的实在是太慢。

  三爷知道,神木一旦跑了,再想找到他就难如登天了,便将内力聚在惊雷剑中,大喝一声,将惊雷剑猛地朝那树精抛了过去。

  惊雷剑聚集了三爷的内力,以无坚不摧之势奔向神木,紧紧地插在了神木的树干上,天空中无数的雷电齐齐奔向那神木,众人只感到眼前一阵刺眼的亮光闪过,忙闭上双眼,同时,一阵震耳欲聋的霹雳声在神木所在的方向响起。

  众人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已经恢复了宁静,只有一股烧焦味在鼻尖萦绕,他们赶紧跑到神木跟前,见那神木偌大的躯干已经倒在了地上,树冠已经被烧成黑炭,躯干也满是烧灼过的痕迹。

  三爷率先走到那神木跟前,他一把将惊雷剑拔出,然后归还给云端,吩咐众人,道:“把这神木外面烧焦的木头除掉,取出里面的树心木,做成木筏。”

  众人闻言赶紧照三爷的吩咐行事,三爷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云端,道:“鬼族三剑,寒冰、赤焰、惊雷,玄术越强,威力越大,你能得到惊雷剑,看来,你和他关系匪浅啊。”

  云端知道他说的是诸葛长鸣,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三爷一边看着那些人忙碌着,一边对云端道:“我本是灵族人,你与罗刹族和鬼族都有关联,按理说我们该是敌人才对,但你能够不计前嫌,把圣药送给我二哥,这份人情,算是我们兄弟几个欠你的,便当做不知道有这回事。”

  他话锋一转,道:“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不计较你和罗刹族、鬼族的关系,一旦传了出去,不少人会把你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云端不解,问道:“我和他们无冤无仇,他们为何要与我为敌?”

  三爷淡淡一笑,道:“树大招风,你在比武大会上一战成名,早就已经得罪了不少人,人族除了人皇,从未出现过你这等奇才,为了利益,他们不会放任你越来越强大的。”

  他顿了顿,瞥了一眼灵族的几人,低声道:“即便是灵族,也不希望看到你的强大,防人之心不可无,你还是当心一些。”

  云端淡淡的点了点头,问道:“三爷为何跟我说这些?”

  三爷会心一笑,道:“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后面的两关怎么走,看你的造化了,我见你心地单纯,便说些话提点提点你,若是能够安然无恙的返回,不妨到孤云城一叙,我们兄弟几个,一定会好生招待。”

  云端忙摆了摆手,道:“我可不敢去,上一次圣女去找二爷帮忙,结果落了一身伤回来,我要是去了孤云城,指不定二爷会如何对我呢。”

  三爷笑了笑,也不强求。

  不多时,一条可以容纳六七人的木筏就已经做好,四爷先是吩咐那些人把死去的几人就地埋葬,由于他还记得去往葬魂湖的路,就让众人扛着木筏,跟着他前往葬魂湖。

  又一个时辰过后,众人终于到了葬魂湖外围,看着就在眼前的葬魂湖,云端等人终于松了口气,费了这么久的时间,终于走出了亡者之森。

  四爷见天色已晚,就吩咐众人原地安营扎寨,自己去湖边抓了几只食雾蟾蜍,放在营地周围,对云端等人道:“这湖里邪门得很,你们还是先在岸上歇一宿,明日再过湖吧。”

  云端等人点头表示同意,既然已经费了这么多时间,也不急这一晚。

  第二日一早,云端等人早早吃过东西,便准备过湖,三爷则将剩下的干粮和食物全部送给了他们,道:“我们回去的路上可以找到吃的,你们这一去,怕是没有地方可以找补给了,带在路上吧。”

  云端等人谢过三爷等人,互相道别之后,便把木筏推到湖里,然后几个人相继踏上木筏,慢慢划桨朝葬魂湖对面过去。

  三爷不放心,便站在岸上看着他们。

  云端等人在木筏上行进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异样,就没有多少害怕,看着碧绿的湖水和岸上茂密的树林,并不觉得这葬魂湖有四爷说的那么邪门。

  当木筏划到湖心时,四爷突然脸色大变,急道:“糟糕,有些不对劲!”

  三爷问道:“老四,怎么了?”

  四爷指着那木筏,道:“木筏吃水不对,筏子底下有东西!”

  三爷和五爷闻言忙看过去,只见之前的湖水只能漫到木筏的一小处,而此刻却已经漫到了木筏的一半,他们也知道下面一定有古怪,便冲着湖面大声喊道:“小鬼们,当心,筏子底下有东西。”

  云端耳力最好,听到了三爷的话,不禁有些好奇,正要开口询问,木筏却突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众人在木筏上晃来晃去,极力稳住身子,不让自己掉下去。

  青竹见湖面并没有风浪,而木筏却晃动的如此剧烈,一定是湖底有什么东西在作怪。

  木筏晃动的越来越剧烈,好几次都差些被掀翻,全靠众人玄术高深才将木筏稳定了下来。

  三爷在岸上看的心惊胆战,问四爷,“你说你之前在下过葬魂湖,湖里面有什么东西?”

  四爷面色难看,支支吾吾道:“下面全是厚厚的尸骨,亡魂无数,怨气极重,我都差点没能跑出来。”

  三爷怪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四爷有些害怕三爷,小声道:“我提醒过他们了啊,这葬魂湖邪门得很,再说了,我以为他们在船上就会没事呢。”

  三爷也没办法,这个时候又不能上去帮忙,只能眼看着这几个人在湖面乱转。

  那木筏剧烈的晃动个不停,万重山又惊又怒,对着湖底大骂一声:“去你姥姥的。”

  然后操起船桨使劲的朝着木筏底下戳了下去,这一下使足了气力,湖面众人只听到“啊”地一声尖叫,木筏顿时平静了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