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七章 魔犬

我的书架

第七章 魔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胖子激动不已,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好半天才恢复下来,开心道:“我看守圣地渔场几十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众人唏嘘不已,连云端都有些意外,他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没想到真的就成了。

  那华服男子面色有些难看,忙把云端拉到一旁,小声道:“兄台,你可知道奇门三术的规矩?”

  云端有些诧异,忙摇了摇头。

  那华服男子道:“通过考验的人,可以带几人进入下一关。”

  云端点了点头,道:“多谢兄弟提醒,我就带一人就够了。”

  华服男子见云端如此说话,不知道他是在装傻,还是真的没听懂自己的言外之意,面色一沉,冷冷道:“兄台只要答应带我们进去,接下来的两关,我们都有把握通过,到时候我再带兄弟你进去,如何?”

  云端一听,觉得这买卖倒是划算,自己正好在为后面两关发愁,便点了点头,答应道:“没问题,只要后两关你能带我们进去就行。”

  华服男子大喜,道:“一言为定。”

  云端便走到那胖子身前,道:“多谢大人成全。”

  大胖子笑了笑,道:“你与这只乌龟有缘,若是他日遇到危险,兴许它能救你的命。”

  云端大奇,问道:“此话怎讲?”

  大胖子摇了摇头,道:“不清楚,前人留下的箴言,凡是进了鬼族圣地的人,第一关的鱼会在之后救他的命,你的乌龟,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他说完,对云端道:“按照规矩,你可以带着你的伙伴进入第二关,不能超过九人。”

  云端点点头,把大黑熊拉了过来,见到那华服男子一脸渴望地看着自己,便又指了那华服男子一行人,道:“还有他们几个。”

  大胖子点点头,让围着的众人散开,指着那个漆黑的洞口,道:“接下来两关在这下面,要是过不了,可以退回来。”

  云端谢过胖子,正准备跳下去,大黑熊忙拦住他,然后自己跳了下去,云端心中一阵感动,听到大黑熊在下面叫自己,这才跳了下去。

  之后那几人也跟着跳了下来,头顶的洞口立马关闭,下面突然间亮了起来。

  只见众人所在的地方是一条长廊,长廊两侧的墙壁上放置着长明灯,在长廊的尽头,似乎蹲伏着某种动物。

  大黑熊忙用他那硕大的身躯护在云端身前,云端心中虽然感激,但在外人面前,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自己还没有弱小到处处要人保护的境地。

  华服男子淡淡一笑,道:“这位兄台未免也太过小心了,奇门三术只是考验,并不会有什么危险,兄台不必紧张。”

  大黑熊不知道是没听到他的话,还是没听懂他的话,依旧拦在云端身前,不让他进去。

  华服男子见状,笑着摇了摇手中的扇子,自顾自地带着剩下的四人,信步朝长廊走去,走到尽头也没有出现什么不对,然后冲着云端这边喊到:“过来吧,胆小鬼。”

  云端羞得满脸通红,这才和大黑熊走了过去,等到了那伙人跟前,发现先前看到的那些野兽,其实就是一些蹲伏着的石犬雕像。

  只不过这些石犬雕像看起来有些不太对劲,在它们双目中间的正上方,还有着第三只眼睛。

  奇怪的是,下面的双目都是闭着的,而上面的第三只眼睛居然都是睁开的,而且里面的眼珠不知道是被涂上了的颜料还是镶嵌上去的什么石头,在昏暗的长廊尽头泛着红光,让人心底生寒。

  云端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就问那华服男子,“这是什么东西?不伦不类的。”

  华服男子冷冷道:“三眼魔犬,镇守鬼族圣地的凶兽。”

  云端小声嘀咕道:“还会有这种东西?”

  华服男子不理会云端,与另外几人来回度着步子,思索片刻,道:“先不管了,进去再说吧。”

  他话说完,一脸阴险地对着另外四人使了个眼色,四人点头会意,有些不怀好意地瞥了云端一眼。

  其中一个瘦削男子从腰间取下一只长笛,咿咿呀呀地吹了起来。

  云端一听到笛声,就想起了诸葛长鸣,只不过诸葛长鸣的笛声美妙悦耳,让人听了心神荡漾、如沐春风,这瘦削男子的的笛声呕哑嘲哳,听起来似乎都不在一个调上。

  这时候,云端发现其他几人也是眉头紧锁,一脸嫌弃地看着那男子,云端不知道那吹笛男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正要开口询问,却见那华服男子突然大笑起来,一脸狂喜,大喊道:“动了,动了。”

  云端闻言,忙顺着华服男子的目光看了过去,一看之下,也是惊得合不拢嘴。

  只见那些三眼魔犬的第三只眼睛,原本是睁开着的,此刻居然随着那吹笛男子的笛声而不时地闭上又睁开,就像是活物一般。

  华服男子脸上止不住地兴奋起来,催促道:“快,加把劲,让这些畜生都把眼睛闭上。”

  吹笛男子闻言更加卖力的吹了起来,云端看着那些血红色的眼珠,只觉得分外吓人,忙问道:“为什么要让这些魔犬的眼睛闭上?”

  华服男子见状轻哼一声,卖弄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长廊的里边才是真正的三眼魔犬,若是趁这些雕像的第三只眼睛睁开的时候闯进去,里面的魔犬会发狂,到时候就麻烦了。”

  云端听到里面还有真正的三眼魔犬,心中一凉,但转念一想,不就是几只魔犬吗?自己已经到了太玄境中品,加上大黑熊等人的实力,对付三眼魔犬绰绰有余了。

  这时候,吹笛男子的笛声戛然而止,只见那些雕像的第三只眼睛全部都已经闭上,华服男子见状小声道:“快,快些进去。”

  众人闻言赶紧跑了进去,一到里面,没有了灯光,立马漆黑一片。

  瘦削男子拿出一个火折子,将石壁上的烛台点亮,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竟然是一处宽广无比的山洞。

  此时,其中一个人突然尖叫了一声,吓得后退了几步,面如土色,声音颤抖着指向远处。

  众人忙又点亮了几盏烛台,洞窟内才明亮起来。

  只见那男子所指的方向,是一条卵石铺成的道路,道路的尽头又是一个洞口,而他们发现,在道路的中央,有一条远比之前那些雕像大许多的三眼魔犬。

  众人都是习武之人,耳力目力都远超常人,他们都很清楚的看到了那魔犬周身的皮毛,知道这是一条真正的魔犬,而在道路两侧,同样是密密麻麻的魔犬,让人不寒而栗。

  云端吓得不轻,小声问道:“这么多魔犬,全是活的吗?”

  华服男子面无表情道:“不多不少,三千三百条魔犬,少一条它们就产一条,多一条,就弄死一条。”

  云端更加不解了,从之前三斤三两的鱼,到现在三千三百条魔犬,似乎都和“三”有什么关联。

  华服男子似乎看穿了云端的疑惑,解释道:“鬼族以三为尊,人族以六为尊,灵族以九为尊,没什么好奇怪的。”

  云端恍然大悟,追问道:“那罗刹族呢?”

  华服男子笑道:“罗刹族唯我独尊,自然以一为尊。”

  他说完,看了看挡在路中间的那条魔犬,问云端,“你看路上的那条魔犬,和其他的魔犬有什么不一样?”

  云端又细细查看了一番,也终于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高兴道:“这条魔犬下面两只眼睛睁着的,第三只眼睛闭着的。”

  华服男子点了点头,道:“要想进入对面那个洞口,唯一的一条路被魔犬守着,所以必须过魔犬这一关,如果强行冲过去,那么魔犬的第三只眼睛会睁开,周遭所有的魔犬都会苏醒,到时候,除非把它们全部杀光,否则,只能葬身于此。”

  云端闻言,咋舌不已,看了看刚才那个吹笛男子,道:“你不是会吹笛子吗?再吹一阵试试。”

  那男子闻言,脸上得意,又开始吹了起来,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条魔犬,却发现那条魔犬的双眼始终未曾闭上,死死地盯着这边。

  吹笛男子见状,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些许焦虑,使劲浑身力气吹个不停,可到了最后,那魔犬的双眼还是没有闭上。

  华服男子面色一寒,冷冷道:“够了,果然是欺世盗名之辈。”

  吹笛男子面色难看,解释道:“公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之前驯狗,百试百灵的,你也见识过我的本事啊。”

  华服男子冷哼一声,然后看了其他几人一眼,冲他们使了个眼色,另外几人冷阴笑起来,一齐看向云端和大黑熊。

  云端被他们看的后背发凉,总感觉他们没有好意,便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问道:“你们想做什么?”

  华服男子冷笑道:“还有一个法子可以过去,兄台要不要听一听?”

  云端暗中提防着几人,警惕道:“什么办法?”

  华服男子打开折扇,面色从容,阴险笑道:“魔犬吃饱了,也就不会再挡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