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十七章 比武大会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比武大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转眼间,一月时光,匆匆而过,云端每日在诸葛长鸣的指点下,进步飞快,和魔尊的比试当中,也勉强能够接住魔尊几招。

  这一日,诸葛长鸣并没有打算继续指点云端,而是把云端叫到了一旁,小声道:“今日就不练了,陪师父走走吧。”

  云端乐得轻松,忙答应了下来。

  诸葛长鸣在前面一边走着,一边问道:“明日就是比武大会了,现在感觉如何?”

  云端呵呵一笑,道:“我并没有告诉陛下和大将军,我明日要参加比武。”

  诸葛长鸣并不吃惊,道:“这个不打紧,若是甘青羽能胜过文鸢,你就可以不必上场了。”

  云端赶紧问道:“那甘青羽能打得过文鸢吗?”

  诸葛长鸣摇了摇头,道:“很难说,甘青羽有着隐龙圣君的血脉,日后一旦成为龙君,实力突飞猛进,可入圣玄境,如今还未成为龙君,不好说,可惜了他的资质啊,如此好的资质和天赋,白白浪费了。”

  云端叹息一声,问道:“之前那个老头儿,到底是什么人?我一直想问你来着。”

  诸葛长鸣笑了笑,道:“鬼族五大长老之首。”

  他顿了顿,又忍不住笑出声来,道:“也是我的师父。”

  云端惊讶道:“啊?那他岂不是我的师公?”

  诸葛长鸣笑道:“老爷子行事不拘小节,这些繁文缛节他也不喜欢,你不想叫便不叫,他也不会怪你,就连我都没叫过他几次师父。”

  他想了一会儿,道:“所有的龙君,玄术最低的也能到达圣玄境下品,灵帝和罗刹王更是突破到了天玄境,除了龙君之外,有极少数高手可以突破到圣玄境,但想要再进一步,难如登天,老爷子二十多岁便入了圣玄境,名噪一时,可惜了直到现在还是圣玄境中品。”

  云端听了诸葛长鸣的话,对老头子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又问道:“那天听老爷子说,他的孙女好像很厉害。”

  诸葛长鸣点点头,道:“小师妹才十六岁,比你还小,但已经到了太玄境上品,突破到圣玄境指日可待,她要是参加比武大会的话,人族和灵族没有一人是她的对手,所以我才没有让她参加,好在这丫头也不喜欢打打杀杀的。”

  他看了看云端,道:“小师妹虽然是老爷子的孙女儿,但也是老爷子的关门弟子,按辈分,你见到她以后,要叫一声师姑。”

  云端有些愕然,平白无故多了个师公出来,现在又多了个师姑。

  诸葛长鸣看了看天空,不舍道:“为师今日要回鬼族了,你我的关系,不能告诉其他任何人,否则一定会落人口实,到时候给你安上一个勾结外族的大罪,你可就完了。”

  云端着急道:“师父,你要走了吗?”

  诸葛长鸣点点头,道:“我已经出来够久了,再不回去,鬼族内部怕是要反了天了,明日比武大会上,不到最后关头千万不要上场,实在比不过的话就早些认输,千万不要硬撑,文鸢年纪虽小,但心眼甚多,且手段毒辣,与他交手,多留些心眼,不要受伤。”

  他停了一会儿,又道:“无论输赢,你都要去鬼族一趟,三日后,我会派人在此处接应你,到了鬼族,一切听他的安排。”

  云端和诸葛长鸣相处这么久,早已把他当做自己的亲人,忙跪下,含泪道:“师父交到之恩,徒儿一生铭记,永世不忘。”

  诸葛长鸣心中久违的一阵感动,将云端扶了起来,也不说话,然后转过身,淡淡道:“走了。”

  云端看着诸葛长鸣离开的身影,心中感慨颇多,鬼族的族长,居然处处为人族打算,实在是匪夷所思。

  他现在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阿月出生那晚,鬼族的刺客进宫行刺,逃回鬼族后,会被魔尊斩杀灭门,原来他和孟瑶早就认识。

  在云端的心中,魔尊一直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但是几个月相处下来,魔尊的印象,在他的心目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去鬼族看一看的决心,他想看看现实中的鬼族和自己心目中的鬼族是否一样。

  云端早早回到将军府,看到孟璋一脸焦急的往外走,忙问道:“大将军,怎么了?”

  孟璋愤愤道:“鬼族那群混账,突然来了消息,说不希望这次的比武大会设在王宫,要设在都城的演武场,让百姓也能够观看。”

  云端“啊”了一声,惊呼道:“鬼族这是成心想让人族在百姓面前难堪吧?”

  孟璋苦恼道:“我们自然明白他们的歹毒用心,只不过人族是东道主,他们远来是客,也没什么办法。”

  云端问道:“陛下的意思呢?”

  孟璋叹了口气,道:“陛下也没办法,吩咐我们按照鬼族使者的吩咐来做,我现在正忙着张贴告示,布置会场。”

  云端也不打扰孟璋,等孟璋走后,才慢慢朝里走,正巧又碰到肖千羽靠在凉亭里假寐。

  以往他碰到肖千羽躲都躲不及,但今日壮着胆子,专门走了过去,到了肖千羽跟前。

  肖千羽很快就警觉地睁开双眼,看到云端后,疑惑道:“你来干嘛?”

  云端笑了笑,顾左右而言他,“少城主,明日就是比武大会了。”

  肖千羽点了点头,又闭上眼,懒懒道:“我知道啊,怎么了?”

  云端想了想,说到:“少城主千万要当心,切不要出什么意外。”

  肖千羽心头微微颤动,脸上却不动声色,面无表情道:“知道了。”

  云端见状也不再多说,转身离开,并没有看见,当他转过身的那一刹那,肖千羽的眼睛睁开了,眼中带着些许笑意。

  都城的各个街市和巷道的告示栏上,都贴满了明日的比武大会在演武场进行,平民百姓都可以参加。

  许多看了告示的百姓都欢呼雀跃,这还是人族头一次允许平民百姓观看比武大会,以往总是听说比武大会如何精彩绝伦,却从没有机会看到,这一次,一定要大饱眼福。

  当然,也有不少百姓摇头叹息,其中一个老者担忧道:“这一次,人族的高手要在百姓面前丢人现眼了。”

  另外一名年轻一些的男子忙否定道:“话可不能这么说,陛下既然敢让我们观看比武大会,就一定早有打算,说不定,我们人族有一位高手可以打败灵族和鬼族的高手,陛下正是为了让我们开开眼界,这才让我们观看呢。”

  其他人一听,觉得很有道理,纷纷点头附和,表示赞同,似乎都相信人族可以击败另外两族,笑到最后。

  第二日天还刚亮,许许多多的百姓就已经围在了军部演武场外面,迫不及待的想要到里面一睹那些大人物的风采。

  到了辰时末,只听到远处传来锣鼓喧天的声音,许多禁军率先上前,将一众百姓挡在外边,紧接着便传来“人皇陛下驾到。”

  众军士和百姓齐齐跪下,只见孟瑶在禁军的护卫下,乘坐龙辇缓缓而来,在他身后跟着的则是姚统领还有孟璋、云端、肖千羽等人,连李菁和阿月也来了,再后面则是文武百官。

  演武场的军士赶紧打开大门,恭迎孟瑶等人进了演武场,平民百姓则等人族官员全部进入以后,才陆陆续续跟了进去。

  巳时刚到,远处又相继传来“灵族使者到”、“鬼族使者到”的呼声。

  炎龙圣君依旧是一脸笑容,对沿途的军士和百姓报以笑容,在他身后还跟着甘青羽等一众灵族少年。

  鬼族的领头人是一名中年男子,在他身后同样跟着十来个年轻少年,个个神情倨傲,趾高气昂。

  军部的演武场平日里供军部练兵和演武,所以规模很大,可同时容纳许多人,搭建在演武场北面的演武台约三丈见方,离地面七尺左右。

  而在演武台下,人族的大臣官员坐在北面,灵族使臣坐在东面,鬼族使臣坐在西面,南面则留给人族的百姓观看。

  内侍官看了看日晷,小声对孟瑶道:“陛下,吉时已到。”

  孟瑶点点头,然后走上演武台,高声道:“举办比武大会的目的,为的是挑选出各族的青年才俊,以武会友,今日幸得灵族与鬼族不弃,不远千里来到我人族,人族上下,感激不尽。”

  她说完,分别向灵族和鬼族的使臣微微颔首,炎照立马颔首,回以一笑,而鬼族的使臣则面无表情,当做没看到。

  孟璋心中不悦,重重“哼”了一声,小声道:“若不是这里行事不便,我非把他脑袋拧下来不可。”

  孟瑶并未在意,依旧高声笑道:“比武大会,以武会友,点到即止,切不可伤了和气,更不能伤人性命,若是有人不守规矩,还请炎龙圣君代为责罚。”

  炎照立马站了起来,彬彬有礼道:“陛下放心,有炎某在,断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人族百姓闻言一齐叫了声“好”,鬼族众人则面面相觑,唏嘘不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