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十六章 老头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老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诸葛长鸣告诉云端,道:“四族的内功各有千秋,其中有一门内功只有历代族长才能修炼,灵族的是灵心诀,人族的是圣王功,鬼族的是阴鬼咒,罗刹族的是罗刹神功,你若是能将这四种内功全部学会,一定会成为人族有史以来最强的一位高手。”

  云端心中窃喜,至少他已经学会了罗刹神功,其他几门内功虽然很难,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

  诸葛长鸣坏笑道:“你运气不错,我刚好会阴鬼咒。”

  云端惊讶道:“阴鬼咒不是只有魔尊才能学吗?你为什么也会?”

  他低头沉思片刻,面色凝重,冷冷问道:“你不会真的是魔尊吧?”

  诸葛长鸣笑道:“你不是早就说过我不可能是魔尊吗?阴鬼咒虽然只能族长修炼,但是没说过不准偷学啊。”

  云端一想也是,也宁愿相信诸葛长鸣不是魔尊。

  诸葛长鸣从身后拿出一把长剑递给云端,道:“你不适合用双锏,但凡入了圣玄境的高手,就没有用这种兵器的,双锏杀伤力虽强,却太过于笨重,这把剑你带在身上,算是我送你的。”

  云端接过长剑,发现这柄长剑确实比寒露要轻很多,虽然心里并不打算用这把剑,但为了不让诸葛长鸣尴尬,便将长剑佩在腰间。

  诸葛长鸣看了看云端,心中突然有了个想法,道:“小子,你若是拜我为师,我就把阴鬼咒教给你。”

  云端听完呆住,自己从来没有过拜师的想法。

  诸葛长鸣原以为云端会激动万分,可云端却没什么反应,而且看样子似乎还不想拜自己为师。

  他心中又羞又怒,这么多年来,想拜入他门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他却一个都没看上,如今好不容易想要收云端徒弟,他却不知好歹。

  诸葛长鸣正要发火,云端却突然跪了下来,大声道:“师父在上,受徒儿三拜。”

  云端话说完,便真的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诸葛长鸣被云端这猝不及防的举动给惊到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嗔骂道:“臭小子,你既然拜我为师,总得送点谢师礼吧。”

  云端一愣,看了看自己身上,憨笑道:“可是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人的啊。”

  诸葛长鸣低头沉思片刻,道:“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件事情,这次比武大会后,无论输赢,你都要去鬼族一趟。”

  云端问道:“为什么?”

  诸葛长鸣将云端扶了起来,道:“我在鬼族没有几个信得过的人,我的宿敌们已经开始探查第一位神留在罗刹族的神谕了,我需要你去帮我查清楚神谕的内容。”

  他见云端眉间有些担心,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到时候会派人接应你,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云端想了想,决定道:“好,我答应你。”

  诸葛长鸣开心一笑,又叹气道:“想我在鬼族经营多年,竟落得个众叛亲离的地步。”

  云端见诸葛长鸣话语中有些悲伤,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诸葛长鸣道:“鬼族境内,大多数大臣和士兵都想着进攻人族,我一直是反对战争的,得罪的人也越来越多,说实话,现在鬼族进攻人族已是大势所趋,我也快拦不住了,他们现在只等一个开战的理由。”

  他看了看云端,道:“所以你知道,为什么孟瑶会如此重视这次的比武大会了吧,鬼族想用比武大会来探人族的虚实。”

  云端不解的问道:“为什么鬼族非得对人族开战?”

  诸葛长鸣道:“其实这也不怪鬼族,当年划分天下的时候,鬼族被分在南方的湿瘴之地,那里天气湿热,毒虫猛兽众多,鬼族便一直想离开南方,入主中原,但是中原又被灵族占据,他们与灵族相争多年,败给灵族后,只好退而求其次,进攻人族。”

  他惆怅道:“我虽然也是鬼族人,但是不想看到两族征战,一旦开战,受苦的终究是这芸芸众生。”

  云端对诸葛长鸣敬佩有加,点头道:“师父放心,我一定好好修炼,一定要在比武大会上打败文鸢。”

  诸葛长鸣会心一笑,道:“时间紧迫,千万不可懈怠。”

  他话音刚落,天上突然响起了一声老鹰的尖啸声,诸葛长鸣面色陡变,捡起石子正要朝那老鹰抛去,那老鹰却哀鸣一声,笔直的从天上掉了下来。

  诸葛长鸣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石子丢在地上,开始指点云端练武。

  云端问道:“那是哨鹰吗?”

  诸葛长鸣点了点头,道:“鬼族的探子,想必是来找我的,他们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进入人族境内,要是被炎照发现了,一个都跑不掉。”

  云端担心道:“那师父你怎么办?不赶快躲一下吗?”

  诸葛长鸣看了看刚才哨鹰落下的位置,笑道:“不必担心,已经有人去帮我解决这群尾巴了。”

  云端问道:“师父你还有帮手,厉害吗?”

  诸葛长鸣笑了笑,想了一会儿,道:“圣玄境中品。”

  云端惊呼道:“这么厉害?”

  诸葛长鸣连忙摇摇头,道:“在他这个年纪不算厉害,都快七十岁的人了才到圣玄境中品,白活了一辈子。”

  云端愕然,圣玄境中品,都已经比身为人龙的孟瑶还要厉害了,诸葛长鸣却说不算厉害。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喝骂声,“放你娘的臭狗屁,老夫二十五岁便到了圣玄境,你到圣玄境的时候都已经过了二十八岁了。”

  那声音虽略显苍老,但中气十足,震的整个林子的鸟儿四处翻飞。

  云端一直很想问问诸葛长鸣的玄术到了哪一个境界,听刚才那声音,才知道他居然已经到了圣玄境,不过一想也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自己教到太玄境,实力一定非同小可,而且之前李菁还说过,孟璋在他手上连十招都撑不到。

  诸葛长鸣大声嘲讽道:“你二十五岁入圣玄境,如今都七十多岁了,连圣玄境上品都还没到,难道很厉害吗?”

  那老者没有回话,只是云端已经感觉到,在树林上方,有一阵很轻很轻的脚步声,似乎是在树顶上跳跃。

  云端正要开口询问,面前突然落下来一个长髯老者,只不过须发皆白。

  那老者体型瘦削,个子也不高,脸上虽皱纹密布,一双眸子却炯炯有神,似乎闪耀着精光。

  他上下打量了云端一阵,然后一脸嫌弃地问诸葛长鸣,“这就是你收的徒弟?资质平平,资质平平啊。”

  云端心里很不服气,道人族这么久,所有的人都说自己天赋异禀,资质远超常人,而这个老头居然说自己资质平平。

  他看了看诸葛长鸣,冲他使了使眼色,希望诸葛长鸣能帮自己说几句好话,最好是再吹嘘一番,好让自己也有些面子。

  谁知诸葛长鸣点了点头,道:“那是,和老爷子的宝贝孙女相比,这小子确实是资质平平。”

  老头子得意一笑,道:“你方才说我几十年没什么长进,这话可不对,我要是有你的资质,成为魔龙,想必都已经入了天玄境了。”

  云端大惊,吓得后退两步,结巴道:“你,你真是,魔尊?”

  老头子一脸疑惑,看了诸葛长鸣一眼,问道:“你没有告诉他你的身份?”

  诸葛长鸣笑道:“我告诉过他,他不信。”

  老头子哈哈大笑,道:“堂堂魔尊收徒弟,还被徒弟笑话,传出去可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喽。”

  诸葛长鸣也不理他,问道:“那些探子怎么样了?”

  老头子背着手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漫不经心道:“被我随便教训了一顿,赶回去了,你要是再不回去,那些大臣将军非把你的王宫给掀了不可。”

  诸葛长鸣皱眉道:“再给我一个月时间,否则,我们之前做的就功亏一篑了。”

  老头子也收起笑容,道:“你要是听我的该多好,让我孙女参加比武大会,以她的本事,比武大会没人胜得了她,到时候再让她输给这小子,不就行了吗?”

  诸葛长鸣摇头道:“师妹武功太高,小小年纪就已经到了太玄上品,她要是故意输给云端,一定会被人察觉,到时候麻烦不少。”

  老头子叹了口气,道:“但愿你的决定是对的吧,族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再帮你拖一个月。”

  诸葛长鸣谢道:“多谢你了。”

  老头子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文绉绉的,真让人不习惯。”

  说完,又看了看云端,呵呵一笑,眯着眼问道:“小子,会下棋吗?”

  云端摇了摇头。

  他笑容僵住,又问道:“驯狗呢?会不会?”

  云端又摇了摇头,见那老头子面色不善,忙说到:“不过我会驯马。”

  老头子摆摆手,道:“驯马有个屁用,我就要驯狗就行了,那钓鱼呢?这个总会吧?”

  云端从小到大都被云成管着,除了背书,什么都不让他做,对于老头子问的这些,他完全摸不着头脑,只好又摇了摇头。

  老头子似乎很是失望,沮丧的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诸葛长鸣的肩膀,道:“这小子什么都不会,到时候你让他和絮儿一起去,他完全是个累赘啊。”

  诸葛长鸣忙劝道:“你说的这些他虽然不会,但他的本事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到时候就知道了,我这么多年才收一个徒弟,你总不会怀疑我的眼光吧?”

  老头子还想再说什么,终究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关切道:“非常时刻,万事都要当心啊,我可不想到时候在你的坟前给你烧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