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二十二章 客栈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 客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肖千羽见云端帮自己圆谎,便趁热打铁,对蔡商君道:“今日不凑巧,改日再聚,好吧?”

  蔡商君略有些失落,闷闷不乐道:“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肖千羽随口道:“男子汉大丈夫,决不食言。”

  蔡商君更加失落,道:“你每次都这么讲,每次又都说你不是男子汉。”

  肖千羽有些哭笑不得,道:“真的,不骗你,下次一定和你一起喝酒。”

  蔡商君立马开心的笑了起来,道:“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等着。”

  肖千羽笑道:“把你的马借我用一下吧,我的马在外面呢,刚才用轻功赶过来的,到外面了就把你的马放外面。”

  蔡商君忙把自己的马牵了过来,没有任何迟疑,直接递到了肖千羽手上。

  肖千羽坏笑道:“你这匹马可是万中无一的好马,就不怕我借了就不还了?”

  蔡商君笑道:“不打紧,你不还也没事,就当我送你的。”

  肖千羽淡淡笑了笑,还是故作听不懂的样子,不再说话,翻身上马,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了。”

  她说完,看见云端刚翻上马背,玩性大起,突然间大喊道:“走喽!”。

  云端听见声音,刚转头看过来,肖千羽“刷”地就是一鞭子朝那骏马的屁股抽了过去。

  骏马吃疼,哀嘶一声便猛地冲了出去。

  云端差点从马背上载了下来,不禁惊呼出声,奔出老远还能听见他的埋怨声。

  “少城主,你这是干嘛?”

  肖千羽在马背上笑得前仰后合,拍马追了出去,不一会儿便追到了云端。

  蔡商君听着肖千羽爽朗的笑声,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中却又不免失落起来。

  他看着肖千羽和云端二人策马奔驰的画面,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自嘲道:“商部首臣之子又能如何?连和你一起骑马喝酒的机会都没有。”

  “心有千千语,相见却无声;情深切切意,奈何无人听。”

  他一边吟着诗,一边自顾自地走开。

  众手下和赵大人看着他落寞的背影,一时也不敢跟过去。

  肖千羽和云端二人在马场骑了很久,终于到了马场外面。

  马场的人见到肖千羽,便赶紧把她的马牵了出来。

  肖千羽骑回自己的马,指着蔡商君的马对马场的杂役说到:“这是蔡公子的马,可别出了差池。”

  那杂役唯唯诺诺地点头答应,二人这才放心离去。

  肖千羽一看天色,估摸了一下自己出来的时间,想必午时已经过去很久了,想起来二人还未用过午饭,便打定主意,对云端道:“走,带我去吃东西。”

  云端一愣,问道:“为什么是我带你去?都城我不熟啊。”

  肖千羽凶狠狠道:“上次的银票全给你了,我现在身无分文,难道要让我带你去吃白食吗?”

  云端想起来上次的事情,一时语塞,忙摸了摸怀里,心中暗道不妙,吞吞吐吐道:“我,我忘记带了。”

  肖千羽气得脸色发白,扬起鞭子作势欲打。

  云端吓得连忙勒马后退,求饶道:“少城主,我们回将军府不就行了吗?”

  肖千羽恨恨地收回马鞭,道:“将军府的饭菜太过清淡,不合我胃口。”

  她说完,又偏偏没有办法,只好萎靡不振地骑着马,慢吞吞地朝将军府的路回去,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欢脱。

  云端紧紧跟在后面,见肖千羽低垂着脑袋,心中不禁有些愧疚。

  二人行了一阵,突然一阵浓烈的饭菜香味传到了鼻中。

  他们向前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的一处房子,在屋檐下挂着一面随风起舞的酒旗,上面写着“都城客栈”四个大字,里面不时地传出阵阵欢笑声,刚才那饭菜香味似乎也从那里传来。

  肖千羽眼珠一动,原本失望苦恼的脸上又浮现出之前的神采,她心头大喜,忙驱马前进,头也不回地对云端道:“快跟上,有好吃的了!”

  云端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跟了过去。

  二人刚到客栈门口,迎客的小厮就迎了上来,脸上挂着一副谄媚的笑容,道:“二位客官,喝酒还是住店?”

  肖千羽率先跃下马背,低声道:“你新来的吧?看着面生,叫你们老板娘出来见我,就说肖千羽到了。”

  那小厮一听到肖千羽的名字,再一看肖千羽的穿着打扮,忙把二人迎了进去,急急忙忙地冲到了楼上。

  店内坐着各种各样的人在喝酒吃肉,肖千羽找了个没人的位子坐了下来。

  云端正要坐下去,肖千羽却凶道:“你还好意思坐下来,要不是你忘记带钱,我会沦落到蹭饭吃的地步吗?老实给我站着。”

  云端心中虽然有些愧疚,但也觉得不服气,不悦道:“那少城主吃好喝好,云端在外面等候。”

  说完,就自顾自的走出客栈,静静站在街边。

  肖千羽见云端生气了,心中一软,想要开口叫他进来,但话到嘴边又发现说不出来,便冷冷地“哼”了一声,愤愤道:“呆子,让你倔,饿死你。”

  云端在街边站了片刻,腹中的饥饿感越来越强烈,他本想直接回将军府,但又不想把肖千羽一个人抛在这里。

  街上人来人往,他们见到云端,都面带笑容,致以敬意,但都远远地避开。

  就在此时,云端听到上方传来“吱嘎”一声,紧接着便是肖千羽那充满戏谑的声音。

  “嘿!呆子!”

  云端抬起头,只见肖千羽正趴在楼上的窗户边,单手撑着下巴,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眼神中不知是讥笑还是打趣。

  他忙低头不去看她,打定主意,不管她接下来说什么,自己都不能生气,不然正中了她的下怀。

  肖千羽见云端这么不给面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却又不自禁的笑出声来,便温言道:“好了,我给你道歉还不行吗?我不该对你这么凶的,你别置气了,干嘛要跟肚子过不去呢,你赶紧来吧,不然饭菜都凉了。”

  云端吃惊不小,以肖千羽的性子居然会给他道歉,在这之前,他想都不敢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