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三章 糖葫芦

我的书架

第三章 糖葫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肖千羽让云端牵过马后,便自顾自的往早市的另一端走去。

  云端见肖千羽走的方向,忙叫道:“少城主,将军府往这边走,你走反了。”

  肖千羽回过头,道:“将军府我去的多了,比你熟。”

  云端驻足不前,道:“可是我刚从将军府出来啊,明明是这个方向。”说完还往来时的路指了指。

  肖千羽淡淡一笑,道:“谁说我要去将军府了,现在还早呢,过会儿再去也不迟,你乖乖的跟着就是了,我又不会吃了你。”

  云端心知拗不过她,便牵着马远远跟在身后,不敢离她太近,肖千羽倒也无所谓,就任云端远远跟在后面。

  肖千羽虽然来过都城多次,但是大早上到都城还是头一次,更是第一次亲自到早市来,便觉得有些新奇,便沿着街道一路看。

  看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东西,多是蔬菜,粮食,水果之类的。

  她不由得有些失望起来,叹道:“应该晚市再来看看,应该会有不少好东西!”

  走了一阵,突然发现后面的马蹄声越来越小,刚开始还没在意,但走到最后,已经完全听不见了,便皱着眉头转过身去看云端。

  回头一看,后面已经没有了云端的影子,肖千羽心中生气,暗骂一声,便站在原地,在人群中四处搜寻。

  肖千羽从小习武,又在灵族修习过玄术,视力远超常人,她在人群中搜寻了一阵,便看到了远处那熟悉的马儿,云端自然也站在旁边,只不过呆在原地不动。

  她颇为恼怒,想大声叫他过来,但又不好意思在这么多人面前失态,而且两人距离也较远,云端不会玄术,就算自己喊了,他也不一定能听见。

  肖千羽恨恨地哼了一声,快步朝云端走去,待走到离云端不远的地方的时候,发现云端还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她按捺住心中的怒气,努力忍下想用鞭子抽云端的冲动。

  肖千羽几步走上前,正要开口喝骂云端,却发现他目光呆滞,死死地盯着路边的一个什么东西,她心中好奇,便顺着云端的目光看去。

  只见在路边坐着一个须发尽白的老头,他手里正拿着一根竹棍,竹棍上面绑着几圈稻草,上面插满了糖葫芦。

  肖千羽先是楞住,然后又不敢相信地看了看云端,确定他的目光是定格在糖葫芦上的,便没好气地用鞭子用力在他肩头戳了一下。

  云端这才回过神,转过头看到肖千羽,傻笑道:“少城主,你也要买糖葫芦啊?”

  肖千羽翻了他一个白眼,感情他还不知道她是专门为了他折返回来的,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云端不知道肖千羽为什么问这个,便老实答道:“十七,少城主为何问这个?”

  肖千羽冷笑道:“那可巧的紧,我前几天刚过完十七岁的生辰,比你小。”

  云端听完更加糊涂,小声嘀咕道:“我虚岁十七,还没到十七呢!”

  “你!”

  肖千羽俏脸涨得通红,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击云端。

  云端见肖千羽面色不善,忙低头看着地面,不敢与她对视。

  肖千羽好不容易才把这口气咽了下去,讥讽道:“你都十七岁了,还要吃这种东西?”

  云端摇了摇头,道:“不是我要吃,是阿月小姐要吃,我答应了她今天要给她买糖葫芦。”

  肖千羽闻言一怔,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脸色不由得缓和了下来,淡淡道:“那你倒是买啊,杵在这里干嘛?”

  云端习惯性地挠了挠头,有些难为情,支支吾吾道:“少城主,我,我,我没钱。”

  说到最后,声音小的就跟蚊子叫一般。

  肖千羽有些哭笑不得,竟不自禁地笑出声,云端原本低着的头垂得更低了。

  肖千羽叹了口气,柔声道:“好了,你把头抬起来,戴着个破面具,脸红了别人也看不见,你怕什么。”

  云端一听,似乎有些道理,就把头抬了起来。

  肖千羽看了看那个老头,发现老头正一脸不解地看着他们二人。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对云端道:“你买吧,我给你付钱。”

  云端忙道:“那怎么行,不能让少城主掏钱。”

  肖千羽马上来气,翻脸道:“你到底要还是不要?不要我们就走了,别在这里耽误老人家做生意。”

  云端见状,只好点了点头,道:“要,要,那就多谢少城主了,云端日后一定还给您。”

  肖千羽没好气道:“得了,我才不稀罕呢,”转而又对那老头道,“老人家,这人的钱,我付了。”

  云端闻言一喜,仔细地看了看,从那竹棍上拔出一串个头最大、个数最多的糖葫芦。

  肖千羽白了他一眼,从腰间掏出一个钱袋,在手里掂了掂。

  然后慢慢蹲下,把里面白花花的几块银锭全部倒在了老头面前,却把钱袋放回了腰间,道:“把你手上的糖葫芦全部卖给他,这些银子够了吧?”

  那老头看到这么多银子,眼睛发亮,忙连连道:“当然够,当然够。”

  说完,利落地站起身一把把手中的竹棍硬塞给云端,云端忙松开缰绳,才接住竹棍。

  老头很快的把地上的银子抓起来放到怀里,生怕肖千羽会反悔。

  肖千羽笑了笑,便招呼惊骇莫名地云端往前面走。

  走了几步,云端突然叫住了肖千羽,把刚才拔出的那串糖葫芦递给肖千羽,道:“少城主,给你的!”

  肖千羽有些不屑地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糖葫芦,道:“这东西,我七岁之后就不吃了,要吃你自己吃吧!”

  云端讨了个没趣,但还是没有收回手,道:“少城主你就尝一个吧,这可是用你的钱买的,你不吃的话,我实在是不好意思。”

  肖千羽呆了呆,看向云端的眼神有些复杂,心中那种异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看着云端被面具遮住的脸,又看了看他手中的糖葫芦,发现居然无法开口拒绝,竟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接了过来。

  她忙转过身,有些慌张道:“我是看一只手抱着一捆,另一只手又拿着这串糖葫芦,怕你牵马不方便,才勉为其难接下来的,你不要有别的意思。”

  云端一愣,问道:“还会有什么别的意思?”

  肖千羽没有回答他,只是快速向前走了几步,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糖葫芦。

  她从七岁后就再没碰过这东西,父亲和师父都把她当成一个男孩子看待,不准她吃这些东西。

  她苦笑了一下,然后轻轻咬了一口手中的糖葫芦。

  甜!

  久违的感觉传入口中,更涌进了心头。

  她会心一笑,只觉得好久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了,那么陌生,却又那么熟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