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剑笑 > 第四章 凌楚

我的书架

第四章 凌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我梦见她了!”

  云端一五一十地答到。

  “你见到她的脸了吗?”

  云成紧接着问道。

  云端突然愣住了,才意识到自始至终他还没见过她的脸。

  虽说在梦中她给云端的感觉是一个美人,但是现在云端却记不起她的样子。

  梦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是飘渺虚无的,却又让身处其中的人觉得是那么真实,真实到云端好像真的和她度过了很长的岁月,真实到云端真的想要带她走。

  看着母亲这么担心,云端满是愧疚,笑着道:“没有,她的名字我也没喊。”

  云母顿时松了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不要害怕,村里的男孩子十七岁之前都会梦到她的,把这几天熬过去就好了,你就当成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梦,千万不要胡思乱想。”

  云端点了点头,看了看父亲,突然开口问到:“父亲,我会死吗?”

  云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连他自己都觉得诧异。

  云母嗔怪道:“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呢!”

  云成却没有任何反应,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提起油灯,淡淡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好生歇息。”然后就招呼母亲离开。

  他们走后,房间又是一片漆黑,云端躺在床上,想早点入睡,可是只要一闭眼,就仿佛看到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子在远处等待,不停的喊着“带我走,带我走”。

  他努力让自己去想别的东西,可无济于事。

  他的脑中不停的浮现着那些画面,渐渐地意识开始模糊,他知道自己是要睡着了,而脑海中的画面也越来越清晰。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那熟悉的歌声再次响起,让云端想起了白天梦境里那些人的惨状。

  他猛地睁开眼,发现仍是夜晚,他依旧躺在自己的床上。

  可是,那歌声依然在继续!如此动听,恍如天籁,让人从心底里感到愉悦。

  歌声似乎比梦里的更为悦耳,又是那么的真切,仿佛唱歌的人就在他的身边一样。

  歌声萦绕在他的耳边,更融化了他的内心,他不想去思考这歌声从哪来,索性闭着眼慢慢品味。

  过了一会儿,歌声突然断了,愉悦的心情突然变得失落起来。

  云端正想要说话,却听到耳边有人在低语,那是她的声音,他很清楚。

  “你给我写诗,我唱歌给你听。”

  这不是梦!他立马起身燃起油灯,向他的床上看去。

  一个身着白色浅衫,长发及腰的妙龄女子此刻正用单手撑着下巴,侧卧在床上笑吟吟的看着他。

  她的容貌绝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为惊艳的一个,弯弯的柳叶眉下,那含情脉脉的双眼似乎透出无限柔情,白净的脸庞略带着红晕,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

  云端心跳加速,他只觉得以往见到的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与她相提并论,那动人的笑容仿佛可以融化所有的寒冰。

  他很久才回过神,想到自己刚才的失态,便深深作了一揖,问道:“姑娘是?”

  她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用一种欢快的声音道:“我叫凌楚!你呢?”

  这个名字好熟悉,云端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可突然间又想不起来。

  少女见云端满脸疑惑,便从床上一跃而起,曼妙的体态令云端呼吸为之一塞。

  她似乎没有注意到云端的窘态,几步蹦到云端身边,把脸凑近到云端面前,道:“你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她贴得很近,说话时的气息让云端的面颊痒痒的,少女身上特有的体香更是让他心旷神怡。

  云端从没有与一个陌生女子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看着少女那美若天仙的面孔,他不禁面红耳赤,紧张到连自己的心跳都清晰可闻。

  看着她一脸央求的样子,云端实在不忍心拒绝,只是他不可能就这样跟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离开,毕竟他还有家人。

  可是他的脑子里却越来越模糊,甚至连家人的样子都已经想不起来,慢慢的,他的脑中什么都不剩下了。

  我是谁?我在哪?

  云端的脑中一直回响着这句话。

  一切都想不起来了,此时此刻,他的脑中只有她的名字,是那么地清晰。

  他低头看着地下,发现她没有穿鞋,一双玉足在冰冷的地上冻得发紫,又见她穿的这么单薄。

  云端心里一阵心疼,忙从柜子里翻出一件补丁最少的衣服给她穿上,然后郑重道:“我带你走!”

  说完,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冲动,云端将她背在背上,不顾一切的朝远方跑去。

  背着她,他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很冷,他的心里什么都不想,只想着要带她离开。

  她静静地趴在云端的背上,又开始唱起那支歌儿。

  就这样,云端伴着歌声一直往外面的大山跑去。

  不知跑了多久,她突然停住了歌声,幽幽道:“你能不能读些诗歌给我听?”

  云端哈哈一笑,一步也不敢停,脑子里涌现起了曾经背过的各种诗书。

  于是一边跑,一边将会的背给她听,也不知道背了多少,当云端背到“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一句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左臂上一阵钻心的疼痛,于是不得不停下来。

  此时天已大亮,来时的路已经太远,手臂上疼痛依旧,云端便道:“我们休息一会儿再走吧!”

  她没有说话,云端只好找到一块大石,将她放下,当看到她的脸时,他吓了一跳。

  原本美若天仙的脸,如今却满是泪水,云端大为不忍,急忙的问到:“你怎么了?”

  她擦了擦眼泪,努力平复心情,然后对云端一笑,这一笑恍如阴霾消散,晴光初现,云端不禁看的呆了。

  她恢复到之前的神态,道:“谢谢你,上次落泪好像还是四百多年前。”

  云端有些摸不着头脑,四百多年?她是在说胡话吗?

  云端正要询问,却发现手臂又疼痛起来,忙卷起袖子,看向痛处,这一看,更是惊骇莫名。

  一团黑色的气息在手上缠绕着,恍如活物一般到处游走,所过之处皆是钻心的疼痛。

  她拉起我的手,温柔道:“别怕,是我刚才的眼泪滴到你手上了,过段时间就好了。”

  云端半信半疑,将衣袖放下,道:“走吧,我带你出去!”

  她没有动,只是摇了摇头,道:“我是出不去的,几百年都没能出去,和那些村民一样。以前也有人见过我的脸,但他们只想让我留在他们身边,不愿意带我出去,所以最后他们都没能醒过来。”

  然后又看了看云端,一脸的委屈与害怕,就像是一个小孩子犯错了一样,道:“不是我让他们沉睡的,是他们自己愿意在虚幻的梦境里快乐死去,不愿意醒过来一无所有,你父亲当年也给我念了好多诗句,只可惜她也不愿意带我出去,所以我保住了他一命,把他送了回来,你给我念了好多诗句,我很开心,你出去了,还会再回来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