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山贼开启修仙 > 第一百八十章 外挂老爷爷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章 外挂老爷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洞穴内的惨叫声已经停止很久了,秦有道才走出洞穴,之后他回头看了一眼,神色略轻,挥出一拳。

  哗啦……

  洞穴倒塌了,连带着将毛不吹也埋在了里面。

  处理毛不吹,他只有一个态度,杀,非常坚决,不搞惺惺相惜,不玩主角感化荣光,不装逼。

  经过审讯,他觉得自己做的非常对,如果哪一天自己落入他手中,也绝对没有活的机会,俩人其实没有特别大的仇恨,只是一种潜意识里觉得不弄死对方,对方就会弄死自己,修士求仙问道,就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

  秦有道将毛不吹的纳戒简单整理了下,心里不服不行,要说玩阴的,恐怕毛不吹更胜一筹,单他收藏的旁门左道的物件都占了他身家的三分之一。

  就连秦有道引以为豪的毒,在毛不吹面前也只能是个弟弟,他收藏的毒类品种繁多,很多秦有道都叫不上名字。

  这次拿下毛不吹,秦有道觉得是十拿九稳,现在想想却是很侥幸,他这么手段,如果不是偷袭一击得手,结果还是两说。

  毛不吹恐怕也不到,自己会在这么多宗门弟子环绕的情况下遇袭。

  不过这次拿下毛不吹,也让秦有道差点吃成个胖子,心里对他极为佩服,这家伙别的不行,捞钱的本事真牛******不吹的纳戒中,除了两颗问心果外,最珍贵的是一盒上品灵石,足足四十颗,这直接弥补了秦有道高端灵石的缺失。

  单凭这一点,就差点动摇秦有道杀他之心,有一种想要将他放出去,养肥了再宰一次的冲动。

  除了上品灵石,中品灵石不多只有两三千块,但下品灵石却有八九万。

  功法也有一些,随便翻了翻,没有对口的,对秦有道吸引力不大,不过可以给师爷他们,自己还养着一群人呢。

  丹药之类的也不少,总而言之,一个筑基修士,能有这么大的财富,不是挖到了宝藏,就是没少干老本行。

  秦有道曾一度怀疑他身上带着外挂,自带老爷爷那种,而且还觉得怀疑的很合理。

  其实也不怪他当时那么想,同一时期的当代大师兄的才姿够惊艳了吧?大家几乎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筑基时间也差前不后,他们靠着这么多年的积累,才能在短时间内迈入筑基二层,毛不吹就已经筑基四层了,几天前的自己也才筑基三层而已。

  现在想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毛不吹必然有自己的机缘和秘密,不过秦有道不感兴趣,他现在心思很沉,分析着从毛不吹那里听来的两个消息。

  第一个是带着两颗问心果赶往药园的那些女修的路线,如果自己一开始就知道路线可能还赶得及,现在,秦有道基本不抱希望了。

  第二个消息,就是毛不吹声称对自己至关重要的,那就是灵念遇到了危险,他竟然知道自己和灵念的关系,很可能是从幽冥洞传出来的。

  不但灵念现在确实有危险,灵芷同样也有。

  事情其实不复杂,大概是,七岛联合布下一个陷阱,就是药园,诱饵就是药园里的问心果,散布消息,等陆地宗门弟子自己钻进去,然后再堵住口袋,然后里外夹击,以优势战力一举歼灭陆地宗门弟子。

  秦有道就是从药园出来的,他仔细分析了下,自己应该是赶在七岛合围之前出来的,依照那些女修的出现来看,此时,七岛应该已经完成合围了。

  他离开时,药园中七岛修士和陆地宗门弟子实力其实相当,现在恐怕一边倒了。

  不过这个陷阱到底是被一些宗门弟子识破了,有更多的弟子在一些二等宗门筑基弟子的组织下已经在向药园挺进了,毛不吹他们这伙人就是其中一支队伍。

  秦有道现在的身份其实挺尴尬,不过,去是必须去的,有些担当必须要扛起来,灵念是他的女人,必须救,灵芷是他很在意的朋友,也必须得救,况且他还答应过灵毓照顾灵芷,反而在大衍宗还常常受到灵芷的照顾。

  血性他从来不缺,该莽的时候一定莽!

  这次涉及到的人太多了,几乎将整个问心谷的修士都搅动了起来,这将是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不知多少修士都得被搅的粉身碎骨。

  洞穴已塌,秦有道默立片刻,看了梓怡一眼,“此处距离鸭嘴山已经不远,我速速送你过去,你不要乱跑了,安心等你兄长找你,否则下次就没人救你了。”

  梓怡乖巧的点头,只不过灵动的眼睛乱转,不知又在琢磨什么。

  秦有道此时没心思关注这些,说完就提着她踏上斩厄刀化作一道虚影而去。

  问心谷开方七天,目前仅仅才两天,七岛就开始筹划这么大规模的杀伐,秦有道有想过,八成是七岛修士已经完成了问心果的采摘。

  他的推测来自于斩风的消息,七岛修士熟知问心果树的分布地图,并且都编了号,短时间内采摘完毕也不是不可能,即便有疏漏,也是寥寥而已。

  这么看来,想要再获得问心果,除了靠运气捡漏外,就是打七岛修士各岛主事人的主意了,比如那个绿头发的半妖姬无命,他手里应该有不少问心果。

  秦有道手里之前获取了四颗问心果,药园得到两颗,从毛不吹手里又得到两颗,这么算下来,他手里才八颗而已,实在是少的可怜。

  就在秦有道离开的一刻钟后,原本寂静的天地传出一阵咳嗽声,接着就看到塌陷的洞穴的土石翻动,缓缓的伸出一支手来,接着是头,身子,腿……

  毛不吹脸色苍白,浑身是血,腹部一个血洞,血似乎快要流干了。

  爬出塌陷的洞穴,他似乎耗干了所有气力,大口喘着粗气,眼神愤怒的盯着天幕。

  好一会儿他才幽幽的道:“前辈,幸好你传我术法,让我能假死逃得一命,只是我丹田被那秦贼打没了,纳戒也被他取了,我有负您的期望,恐怕不能完成对您老的承诺了。”

  毛不吹仿佛在和空气说话一般,回应他的只有微风带起树叶的沙沙声。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诡异烟尘从毛不吹体内溢出,渐渐形成了一道人形虚影………

  
sitemap